言情书殿

第3章

作者:蔡小雀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好。」他按下键钮,眼光陡然被传真的内容给吸引住了。

传真指出:台湾某出版社日前出版了一本有关四年前波斯湾战争的谍报小说,内容使用了不少美方机密的军事专用名词,此类小说向来是大众化的休闲书,但是作者从何处得知我方位于中东的秘密军事基地拿兹曼?武装型夜鹰直升机更是我方较不为人知的航机,本书作者如何获悉?疑点甚多有待追查……

迈可心一跳,一股莫名的悸动抽紧倏地盘踞心头。

武装型夜鹰直升机……中东波湾……

在四年前的那场危机中,美方唯一出动的一架武装型夜鹰直升机就只有接他与肯尼的那一架--

他瞪视着面前的文件,一种清晰的感觉跃上了脑海。

情报世界里没有巧合二字,只有隐藏的阴谋和晦暗的真相。

迈可按下几个电话号码。

「接驻台干员奈尔斯。」

在得知更多的讯息后,迈可当下决定他必须亲自到台湾一趟。

他直觉,这件事情透露着诡谲,但是彷佛也隐隐透露出些许模糊的真实……

无论如何,四年前的中东任务机密无比,除了少数几位高层将领和他俩知道外,没有第三者得悉一丝半毫的内情。

他让自己面无表情地看着缓缓传真过来的最新数据,边思索拟定着方略。

纸张上头最先披露的文字是:中东谍云密令?作者:方双月:接着是这位方双月的相关身家资料--

古明月,台北市人,一九七五年一月生,身高一百六十五,体重五十公斤;职业:小说家……

奈尔斯的工作做得很扎实,但是这位古明月小姐的真实身分是什么?真有表面上那般单纯?

不过他很快就会知道了。

迈可蓝眸深沉,看不出任何一丝情绪。

「琴娜,帮我订明天往台湾的机票。」

「是。」身处神出鬼没机密重重的情报组织,琴娜完全懂得该如何做一位称职的助理。

那就是永远不要质疑你的上司要到哪里去。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明月抱着一大纸袋的食物,哼着歌走向脚踏车;白色秋田犬兴奋地在她脚边跳着。

「古大汪,你不要在这边凑热闹啦!」她忙着闪避,免得连人带车被牠给弄倒了。

瞧牠高兴的模样,活像她几百年没有带牠出来溜达似的。

「别再咬我的裤管了,当心我在你脖子上套个绳索,把你抓来拉脚踏车。」她下了最后通牒。

古大汪咿呜了一声,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我知道你想要去公园玩,可是今天实在不行,我的进度已经严重落后了,」她义正辞严地训示,「不能再陪你醉生梦死吃喝玩乐了,知道吗?」

「汪。」

「明白就好,走吧!」她把纸袋放置在前方的菜篮里,足下一蹬。

这一人一狗就在笑闹中消失在生鲜超市门口。

隐没在墙角,宛如影子般的迈可凝望着她离去的身影,他英挺性格的脸庞上毫无表情。

她就是古明月--充满东方美的脸蛋上洋溢的尽是聪敏和慧黠的色彩,令人嗅不出一丝黑暗或诡异的气息。

但是,谁知道在这样纯洁的皮相下,隐藏的是一颗什么样的心?

或是蛇蝎、或是阴谋、或是无辜……都不容小觑。

第二章

西雅图

一处公共电话亭内

「他到台湾去了。」公共电话亭内的身影低低道。

「到台湾做什么?」电话里头的男声音色清亮,却带着一丝残酷。

「好像是收到了一份来自台湾的传真,内容我并不清楚。」

「可恶,我们现在的麻烦事已经够多了,不能够再多添上这一桩;柯迈可尤其难缠,

如果让他发现什么蛛丝马迹的话……我警告你,赶快查清楚他到台湾是为了什么事。」

「是的是的,我一定尽力。」

「光是尽力还不够,我要你给我查的一清二楚。」

「是,是。」

「我早该知道,没有除掉他是一大败笔……」电话那头的男声喃喃低语,声音几乎未闻。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台北超市

明月环抱了两大纸袋的东西,困难地腾出一手要打开玻璃门。

突然间,门扉被突如其来的大手给拉开了。

「呃,谢谢。」

明月本能抬头,要感谢这位实时伸出援手的人,却望进了一双她生平所见过最湛蓝也最深邃的眸子裹。

外国人?!

正当她想起该用英文再道一次谢时,那名高大深沉的男人已淡淡地道:「不客气。」

而且还是字正腔圆的中文。

虽然在台北有不少外国人,其中也不乏中文流利者,但是不知怎的,他那个独特低沉的嗓音就是把中文念的很有味道。

她想微笑点点头,但是手上沉重的纸袋却压得她龇牙咧嘴。

下次应该让古大汪自己来叼牠的狗罐头,真是重死人了。

迈可看着那满满的购物袋,岌岌可危地被她抱在胸前。

他想也不想地伸手接过,轻松地将购物袋环抱在胸,「妳的车子在哪里?」

「呀?」她愣住。

「妳的代步工具。」他面无表情地道。

「呃,在那里。」她本能一指,这才发现她今天实在买得太多了,脚踏车前的菜篮压根儿装不下。

他微一挑眉,蓝眸漾起一丝戏谑,「妳确定妳载的回去?」

明月呛咳了一声,有些讪讪地道:「我是买太多了,不过我会想办法的,谢谢你,东西一定很重吧?我自己拿好了。」

他无视于她要接过的动作,大手依旧稳稳地掌握住那两大纸袋。

「我送妳。」他淡然道。

「呃?」她瞪着他,有点惊愕。

虽然他是个很难得的绅士,但是这样当街泡ㄇㄟㄇㄟ的方式也未免太过直接了吧?

何况像他这么迷人的帅老外,何需动用到这种方法来自贬身价呢?

迈可看出她眼底的神色,不禁微微冷笑,「放心,我对妳没有那种企图,我也不是无聊的登徒子。」

明月被他一语道破,不禁红了脸,「我什么时候说你是登徒子了?」

他扬起一道眉,神情似笑非笑,看的明月一颗心怦怦乱跳。

这个男人真危险,他浑身散发的气息简直可以比拟辐射线,能够轻易地穿透人的心房,严重干扰思维。

他看着她,「所以?我们现在要僵持在这边?」

她眨了眨眼,「什么?噢,没有,我是说……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们彼此并不认识……」

「我是柯迈可。」他简短有力地道。

「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古明月……」她这才发现自己在干嘛呀?「等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

他怀抱购物袋,转身走向一辆银灰色的轿车。

「喂,你要把我的东西拿到哪里去?」她急忙追了过去,边暗自懊悔没有把雄纠纠气昂昂的古大汪给带来。

真是,没想到这人霸道成这模样!

「喂!」她气喘吁吁追在后头,「你能不能走慢一点?好歹你也要体谅我这个东方人脚短跑不快呀!」

他倏地稳住身形,回过头来,「抱歉。」

她大口大口喘着气,瞪着他道:「你欠我的道歉可多了,说,你到底要把我的东西抱到哪里去?」

「我说过了,我送妳。」他皱眉。

他已经在暗处默默窥探好多天了,但是见她每天的生活就是如此平凡,一点儿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迹象,不过这并不代表她就毫无嫌疑了。

最平凡的面具底下通常拥有最复杂的内情,这是情报界的铁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