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殿

第4章

作者:蔡小雀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一点都不相信那本书上的专有名词和中东事件的蛛丝马迹都是她凭空想象出来的,事情牵涉到美国国防部和情报组织的机密,本就非同小可,再加上她对于四年前中东秘密行动的描绘,再再都显示出事件的严重性。

他凝视着她,彷佛要在她澄澈的黑眸中看出一丝异状来。

但是他见到的却只是一小簇燃烧的怒火。

「我不记得我有答应要让你送。」她鼓着腮帮子。

「否则妳要怎么回去?」

「我要怎么回去那是我自己的事情,应该和你没有关系。」她冲口而出,却随即后悔了。

噢,她怎么可以说出这么没有礼貌兼忘恩负义的话?

好歹他也是好心要帮忙。

「对不起。」她马上道歉。

迈可盯着她,「为什么道歉?」

「我太失礼了。」她仰头看着他,深呼吸一口气缓缓地恢复平静,「抱歉,我平常不会这么没礼貌的。」

他静静地看着她。

「但是我还是要说,你对我而言毕竟还是个陌生人,我妈妈从小就告诫我们,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走。」

「好规矩。」

她狐疑地看他,「你是说真的吗?可是你还不是要我跟你走?」

「我明白我太过唐突,但是从小我的教育也告诫着,绝不能让淑女做粗重的工作。」

他随手打开后头的车门,把东西放进去。

明月望着他好半天,试图憎恶这个人,但是却找不到半点讨厌他的情绪。

「好吧!」她也只能信任自己的直觉了。

任何拥有这样一双深邃专注眸子的人,都不该是坏人--

他替她打开车门。

「我的脚踏车怎么办?」她坐进去之后才仰头问道。

他不发一言,大踏步走向脚踏车,一把抬回来放置在后车厢内。

「还有什么问题?」他来到驾驶座,瞥了她一眼道。

「只剩下一个,」她疑惑地看着他,「你根本不知道我是谁,怎么敢这么贸然的帮助我?你不怕我对你仙人跳?」

「妳会吗?」他发动车子。

「当然不会。」她下巴一昂。

他将车子驶离超市停车场,视线始终专注在前方的车况上。

明月难掩迷惑地打量着他,被这个俊美却冷硬似铁的男人激起了强烈的好奇心。

蓝色的棉质衬衫合身地裹在他挺拔的身躯上,黑色笔挺的长裤完美地包裹着他那双修长的腿,黑发柔软潇洒地垂落一绺在宽阔的额前,增添了几许性格的味道。

她很喜欢男人这样干干净净却又充满男人味……噢,她在想些什么呀?

明月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脸红,她轻咳了一声开口,「对了,我家就在附近,下一个路口转弯就到了。」

「好。」这人简直惜字如金。

「你住在台北吗?」明月忍不住问道。

「不,我来办事。」他面无表情,动作利落地将车子弯过巷道,直接来到一栋公寓前。

「到了。」她如释重负地打开车门,自行下车,「非常谢谢你送我回来。」

他将脚踏车扛下交给她,然后神色莫测高深地伫立在原地。

「方便请我进去吗?」

这句话听来有些暧昧,但是他的神情和话里的温度却一点儿都不带暖意。

听起来好像冷冰冰,公事化的语调……活像她笔下那些执勤中的男主角。

然而明月的疑惑和愕然并没有维持太久。

「我是美国国防情报组的柯中校,有些问题想要请问妳。」他冷冷道,蓝眸紧盯她的。

「什么?」她嘴巴大张,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故障了。

美,美国国防情报组?

「先生您真会说笑。」她第一个反应就是失笑,「而且这里是台湾,美国国防情报组来这里做什么?」

「因为妳涉及一桩军事机密案件。」

「喂,你不要告诉我我写的小说触及到了你们的法律。」她眼珠子一转,笑咪眯地道。

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该不会美国也有文字狱吧?

「答对了一半。」他脸色漠然。

明月开始觉得笑不出来了,她吞了口口水,低低道:「这怎么可能?我做了什么?」

「我可以进去吗?」

「等等,我又怎么知道你是不是不肖歹徒,想要假借名义诈骗?」她防备地看着他。

「我已经跟你们台湾警方打过照面了,」他挑眉,「不信的话,妳可以打这个电话给国际刑案组台湾分部,我相信那里的警官会很乐意解释给妳听。」

「等一下,你们凭什么登堂入室的上门传讯我?」她心一慌,脸色顿时气愤起来。

「我只是想请妳协助调查,只要妳合作的话。」他蓝眸一闪。

她憋着气,紧紧地盯着他好半晌,「看来我是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很抱歉。」他淡淡道。

他的眼神复杂莫辨,但是她却可以在里头瞅见一丝审判的色彩。

「请进。」她一甩头,转身打开门。

希望待会儿古大汪能够逼退他,如果她能够争取到时间去求救的话……

美国国防情报组有什么了不起?她又没有犯任何法。

打开门的一瞬间,古大汪庞大的身子扑了过来--

却是兴奋地扒住了迈可,尾巴还万分友善地猛摇动。

明月不可思议地瞪着古大汪--牠从来不跟陌生人如此亲近的,可是为什么对他

「你对我的狗下了什么蛊?」

「我不懂妳的意思。」迈可大手不经意地搔揉着大狗的颈项。

古大汪的模样可是享受的很,看样子好像压根没注意到牠那位主子的存在。

明月气的牙痒痒,她扠腰低喝道:「古大汪,你怎么可以卖主求荣,投靠到敌方阵营去?」

「不要乱用中国成语。」

「不用你这个臭洋鬼子纠正我。」她气呼呼道。

「我们可以进去了吗?」他凝视她。

明月哼了一声,率先走进房里。

迈可环顾着舒适雅致的环境,最后视线回到这位娇俏的中国女子身上。

「我以为中国是礼仪之邦,」他似笑非笑地道:「怎么?让客人站着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

「我们向来视对象而定,」她毫不畏惧地抬头回视,「在绅士面前就要像个绅士。」

「这是罗斯福总统的名句;」他将讶异掩饰的极好,但是却情不自禁地生起了一抹敬佩,「妳的意思是,我是个野蛮人,所以妳必须用野蛮人的方式对待我?」

「你还挺聪明的。」她咕哝。

他微微一笑,自动自发地坐入了沙发,「我们可以开始谈了吗?」

她心不甘情不愿地走进厨房倒了两杯蔓越莓汁出来,将其中一杯放在他面前。

「我要先声明,是我家教好所以才不想失礼,并不是因为我欢迎你这个客人喔!」

她一屁股跌坐入沙发,边怒目瞪视古大汪这个狗腿子。

牠现在正厚颜无耻地紧靠在人家大腿旁,伸长舌头微笑着呢!

简直是皮痒了……

「妳是从哪儿得知武装型夜鹰直升机的?」他倏地沉声开口。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她犹有怒气。

「因为武装型夜鹰直升机是美国军事机密,从未对外宣布过。」

她心一动,「不可能。」

他深深凝视,彷佛要看出真伪,「我们以前也觉得夜鹰直升机不可能为外界所知,但是看看现在,妳居然知道了,还把它公告天下。」

「没有人会相信幻想小说的。」她咽了口口水,「坊间谍报小说林立,为什么单单找上我?」

「因为妳写出了太多的秘密。」

「我怎么会知道?」她无辜地叫道。

「妳的消息来源是从何而来?」他紧追不舍。

明月倏地站了起来,满屋子团团转,「天哪!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我不相信,这种事怎么可能会发生在我身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