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殿

第6章

作者:蔡小雀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她防备地看着他,「你是不是怕我私藏机密,所以想要……」

「我只是希望妳拷贝一份在磁盘片上,我要带回美国,当然,我也必须要杀掉妳硬盘里的那份。」他淡然道:「抱歉。」

「不用跟我说抱歉,反正我也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她苦笑,「谁教我的小说写得这么好,还红到了美国去呢!否则也不会把你给引到台湾来了。」

他没有说话,专注地看着她放进一张磁盘片,开始拷贝档案。

就在这时,门铃陡然响起。

「一定是我姊姊。」她望向他,脸色微变,「不能让她知道我惹上麻烦了……我得出去招呼她,待会儿请你躲在房里不要出来,免得引起误会。」

他微微点头,接替了她的工作,将存好档案的磁盘片取出。

她关上房门,走向大门口。

「姊,妳不是说今天要回台中吗?怎么--」她打开门,余下的话瞬间吞进了肚子里,「你们是谁?」

两个高大的外国人略微露出插在腰间的枪,眼神带着威胁和肃杀之色。

「妳就是古明月?」其中一位口音有些德州腔,他浊声地板。

明月见到黑亮冷酷的枪后,心头不由得猛地一沉。

天哪!

「请问你们两位是?」她改口用英文问道,声音里有一丝惊悸。

「我们找妳谈些事情。」另外一个人倏地抓住了她,掏出手枪指着她的太阳穴道:「妳最好乖乖和我们合作,否则我一枪毙了妳……可怜的小东西,妳不会希望看到这种情况吧?」

「你们到底是谁?要我合作什么?」她吞咽着口水,脸色惨白却强自镇定,「我不认识你们。」

其中一位金发男人冷冷地看着她,「不简单,妳还可以这么镇定……古小姐,我们要问妳一些问题。」

「我--」

「妳从哪里知道夜鹰直升机的?」

明月低声咒骂着自己,早知道就不该参考那份数据,瞧,现在好了吧,什么乱七八糟吓死人的情况都出现了,搞不好她还会因此而送命呢!

「你们到底是谁?美国什么单位的吗?」她在考虑着要不要把里面的那位给叫出来,他们说不定还是同一国的,「为什么要问我这个?」

金发男子倏地狠狠地揍了她一拳,打得她眼冒金星差点晕了过去。

「噢!」明月痛叫一声,只觉剧痛传来,脑袋霎时骇人地晕眩起来。

「妳太多嘴了,这样不好,妳只要告诉我们妳是怎么知道夜鹰直升机和中东任务的,妳还知道了些什么?」

明月疼得险些站不住脚,如果不是那名大汉架住她的话。

「你们,你们不是要我回答吗?」她捂着刺痛的左颊,吸着气道:「我们何不坐下来慢慢说?」

「好气魄,臭娘们。」架住她的男人将她丢向沙发,「谅妳也玩不出什么花样。」

明月摔进沙发里,脑袋拚命地思索着该怎么办……强烈的求生意志已经淹盖了她所有的恐惧,她拚了老命地想着该怎么逃出去……

该死,那个柯迈可怎么还不救她呢?他该不会自己跑去躲起来了吧?

奇怪,怎么连古大汪也没有发出任何一丝声息来?难道他们一人一狗相约跷头了吗?

正当她闭上眼睛,开始感到绝望时,她的房门倏地被打开!

那两人愣了愣,但是反射动作灵活至极,掏出枪就往那个方向射击,但是半天却没有任何回应。

「里头有人。」

金发男人一把将她揪了起来,拉着她缓缓移动接近房门。

「滚出来,否则她死定了。」金发男人喝道。

另外一个男人则是小心翼翼地移向门边,聚精会神地准备攻击。

古大汪就在这时飙出,猛地一口咬住那男人的手腕,也甩掉了他的枪。

金发男人一手抓住她一手要举枪发射,却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手骨已经发出一声可怕的碎裂声。

惨叫声和哀号初响起,遭可就从金发男人的禁箍中把明月给抢救出来,并且迅速地抱着她冲向大门。

「古大汪,走!」他急促地低叫一声,大狗便跃过那名手掌殷红碎裂的男子,飞快尾随他们的身形离开。

等到他们两位侵入者从倏变的情况中回过神来时,他们的标靶已经杳然无影了。

「可恶,我的手断了!」

「狗屎,我的也是!」

他们小心地捧着自己的手,强忍着疼痛地冲进卧室--试图寻找蛛丝马迹。

方才那个男人不是简单人物,光是看他利落如魅影的动作和快狠准的功夫就可以得知,他绝对不只是那个臭娘们的姘头而已。

莫非他就是上头特别交代要注意的那个柯迈可?如果是的话,那么这件事已经被柯迈可给盯上了。

惨了!

「计算机外壳是热的,刚刚才关掉的,」金发男人忍痛伸出一手检查着,「打印机也是。」

「该不会是……」

「上头说,戴路克的电子邮件发到台湾来,可能就是寄给了这个臭婊子,」金发男人捏紧拳头,「该死,他们两个带走了资料,而且上级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柯迈可真的追到了这里。」

「我们得赶快联络上级。」

金发男人点点头,勉强掏出行动电话拨号。

第三章

饭店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月捂着发烫火热的脸颊,边擦掉唇边的血渍道。

迈可取出冰箱里头的冰块,细心地包裹入毛巾中,轻柔地熨贴在她颊边。

「可能会有一点痛,妳要忍住。」他低低道。

「我现在是不是脸都变形了?」她苦中作乐地笑道:「以前老是形容我书里头的女主角被歹徒揍成面呈青紫,可是这还是我第一次经历相同的情况……感觉好奇怪,有点像自己在演电影,但是却又真的被误打了一拳。」

「妳还能说笑。」他微讶,凝望着她的眼神中却带着一抹怜惜,「很痛吧?」

他生乎最恨对手无寸铁和老弱妇孺施暴的人。

「当然,要不然我在你脸上揍一拳试试。」她开玩笑地道。

「妳必须到医院检查一下,」他专注地打量着她的伤,口吻老练地道:「在这样的重击之下,可能已经对脑部产生了若干程度的损害,严重的话甚至有可能导致脑震荡,不能不注意。」

她心一跳,「不要吓我,事情哪有那样严重?我顶多是瘀青个几天,脸肿个几天就好了。」

「我坚持,待会儿我就带妳到医院去做检查。」他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沉吟道:「还有,妳现在已经成了他人的猎物,从此刻开始,分分秒秒都要小心谨慎。」

明月这才想起方才的追杀,她呻吟了一声,颓然地躺靠在沙发上,「请你不要提醒我……该死,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我的生活怎么会变得这么恐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显然也有旁人对妳那本小说的情报来源有兴趣。」他眸光一闪,眼神锋锐,「事情越来越复杂了,看来妳手上的那份档案很热门。」

「我什么都不知道,天哪!我是无辜的。」她倏地抓住他的手臂,希冀地道:「你不是美国国防情报组的吗?那么你一定可以解决这件事的,请你把这份档案带走,顺道把那些追杀者给踢出我的生活……」

「妳认为他们会留活口吗?」

「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他们认为妳知道,所以妳的处境堪忧。」

「才堪忧而已?我现在简直是在鬼门关前散步,随时有可能被抓进去。」她烦扰地揪着长发,蜷曲在沙发上懊恼,「我该怎么办?」

「找出答案。」他果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