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殿

第8章

作者:蔡小雀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从来没有人说过我有幽默感,」他有些惊讶地道:「事实上,我身上最缺乏的就是幽默的细胞。」

「他们都太不了解你了,其实你也没有那么糟糕的。」她扮个鬼脸,「你充其量只不过是严肃了点。」

他失笑,「严肃了点?我的属下恐怕无法认同妳的说法。」

「怎么,他们都认为你是暴龙吗?」

「也许吧!」他耸耸肩,「总之相差不远。」

「他们不了解你。」她再次重复,彷佛要说服他似的,「其实你很善良也很心软,并不像你外表给人的感觉。」

「我外表给人什么感觉?」

「精准的机器人,或者是一台顶尖的计算机。」她脱口而出,打趣道。

迈可没有笑,他正努力抑着涌上喉头的苦涩。

老实说,她的话一针见血!

这么多年以来,他看遍了各种喜怒哀乐的场景,也经历了许多危机四伏的事件,在他的生命当中,感情早就被层层的麻木给冰封起来了。

唯有如此,他才不会感觉到自己的脆弱……

但是这样长久下来,他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机器人;不允许人类的弱点出现在他身上,更不允许丰富泛滥的情绪与感觉进驻他的心房脑海。

可是这种空空洞洞的感受好苦……于是他开始被黑暗与循环重复的自责啃噬着。

他怀疑人性,对人失去了信心;他对人生不该有感觉,但是他又害怕自己真正没有了感觉。

如果他真的是一具机器人就好了;夏虫不语冰,机器当然也就不会品尝到身为人类的矛顿痛苦。

他是在自寻烦恼吗?

明月看着他的脸色又不对劲,她情不自禁握住了他右手臂,「嗨,你还好吗?我是不是又说错什么话了?」

他涩涩地道:「不,没什么事,妳也没有说错什么,我们还是来谈谈该如何安置狗儿的事吧!」

「我想把牠寄放在朋友家或者宠物店里。」她眼睛倏亮,「这样好吗?」

「当然,请妳指路。」

等到安顿好古大汪之后,他们两人赶到了桃园中正机场。

明月带着简单的行李,跟着迈可走向航空公司柜台;就在他办理相关手续的时候,她忍不住低声问道--

「照你看,那些档案是怎么回事?」

「我还没有时间细看,不过从台湾到美国的飞行时间相当久,我们可以好好研究一下。」他低沉道。

「好。」她有些紧张地环顾着四周的人群,有点怕会看到那两个追杀者。

在她的小说里头,追杀者通常是神通广大,总会抢先一步在故事主人翁前守株待兔,等着逮他们。

希望那两个人没有那么厉害才好。

迈可意识到她的紧绷情绪,他本能揽住她的肩头低语道:「我在妳身边,绝对不会让妳出事的。」

他的话虽然简短利落,但是却像一阵暖流温熟了明月的心窝。

她抬头望着他专注的神情,有些迟疑道:「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能相信你。」

他眼底闪过一抹欣慰,手臂一紧,低语道:「……我们可以登机了。」

在飞往美国的班机上,明月既是兴奋又是紧张地摸着舒适的绒毛椅,有点儿稀奇地道:「哇,好舒服,没想到座位也能够这么宽敞,早知如此,我几百年前就该搭机到世界各处去逍遥了。」

「那时候飞机尚未发明。」他翻开折好的列列纸张,随口回答。

「你真是一个实际的人,」她皱皱鼻子,「可是有的时候生活是不需要这么严肃的;像你,成天绷着一张脸,连笑都不笑,这样不觉得难受吗?」

「我的确是个实际的人,也的确很少有笑容,」他不经意地回答,眼睛专注盯在纸张上,「或许那是因为世界上并没有什么值得欢笑的事。」

他的论调充满了灰涩,明月本能皱起眉头。

「谁说的?」

他抛给她一个眼神,淡淡道:「比方说这个--」

「什么?」她一愣。

他挥挥手上的纸张,面色深沉地道:「美国白宫决策小组和国防部战情小组在四年前秘密拟定的中东政策,通通在这一份资料里面。」

她张大了嘴,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骗人!那只是一些军事科幻小说的章节罢了……绝,绝对不可能是什么中东政策。」

「我们已经谈过这份档案的重要性了。」他沉吟着,脸色有些难看,「里面涉及甚多的机密要事,我不知道究竟是谁泄漏给妳的,但是我一定要揪出内奸来,而且我也必须要破解那些乱码……我有预感,后面的东西一定更加精采。」

「喂,你这么形容好像有点怪怪的,」她有点不是滋味,「泄漏给我的叫内奸,那我的角色又该是什么?收买者吗?」

「不会是妳,妳没有动机做这些事,何况要买下这些情报必须花上不少钱,耗费不少力气,我想妳也没有那样的身价。」

「对呀,尤其这么做对我一点儿好处都没有,」她警觉到他的目光,「呃,好啦好啦,我是从中获得了一点点小利益,可是跟稿费比起来,那些情报不是更贵重的多了吗?如果我是kgb(格别乌:苏联情报部门)的人,那还情有可原,可是我不是呀!」

「当然,」他轻蹙眉头细思着其中玄机,「事情很古怪。」

「所以说,现在怎么办?」

「找出究竟是谁寄电子邮件给妳,还有追杀妳的是哪一方人物,」他倏地抬头,阴沉地道:「我一定要知道当年的任务究竟还有谁知道,又怎么会在四年后轻易泄漏了。」

他有个直觉,当年的中东任务一定还有什么内情和诡谲之处……

如果他能够慢慢厘清头绪,或许他就可以……可以什么?肯尼已经死了,这是再也无法回头的事情。

迈可沉默了。

他查证这些固然重要,但是还能换回肯尼吗?或者他只是要找借口逃避良心的谴责,好证明事情不全是他的错?

他怎能如此自私引

迈可深深吸了口气,勉强挥去这堆千头万绪却紊乱无章的思绪。

目前,他只能做他该做的事。

「你经常像这样突然陷入思考当中吗?」她好奇问道。

「妳说什么?」他瞇起眼睛,这才回过神来。

「我说,」她一字一句重复,「你经常突然陷入思考当中吗?我老觉得你很容易就沉默不语,不知道是在想事情还是在干嘛的。」

「妳在观察我?」他将注意力再度专心在面前的资料上,试图找出任何蛛丝马迹可供追索。

更是在刻意地回避她的问题。

「我没有观察你,我只是感觉如此。」

他显现出一副要专心思索的样子,明月在半天等不到答案之下,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闭上嘴。

这人实在很奇怪,一下子敏锐的跟什么似的,一下子却又冰冷的像个机械人,如果不是早就习惯他这副德行,她可能早就精神衰弱了。

不过……

她突然有些羞赧地偷偷打量着他,心头陡然乱糟糟起来。

他们两个人现在有「革命情绪」,算是「生死伙伴」了,这也就表示她和他将要朝夕相处,无时无刻都在一块儿了。

天,她从来没有跟任何一个男人这么亲近过,她该怎么做?

保持伙伴关系,或者要情同兄妹?还是……

她忍不住重重敲了自己一记,低低道:「我在想什么呀!」

她的联想力未免也太强了,听见雷声就说下雨的,明明就没有这么复杂!

他们的关系就是没有关系中的关系,也可以说是建立在危机之中的一种危险关系,所以他们就是--

明月突然觉得头越想越痛,好像脑袋瓜胀成两倍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