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殿

第10章

作者:蔡小雀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过,最有可能的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柯迈可带女孩子回家过吧?

嘿嘿……她自得其乐地想着,忽不住傻笑了起来。

「笑什么?」他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弄迷糊了。

不过话说回来,她的诸多举动和行为总是教他摸不清,他也很难搞得清楚。

他以往接触过的东方人从来没有像她这样--香港人是怎么称呼这种德行的--无厘头?

他得承认,他实在不了解她。

「我是在笑……」明月突然脸红,她啐道:「不行,我怎么能够告诉你呢?」

说出来不但自己的脸皮子要尽扫落地,恐怕还要被他笑掉大牙。

迈可轻蹙眉头,瞧着她老半天,最后还是宣告放弃。

「我带妳参观一下客房,还有四周的环境。」他走出电梯,来到自己专属的楼层。

明月等他打开了大门,不禁眼睛一亮。

「好大的地方,」她瞬间却又皱起眉头,「可惜都用来养灰尘。」

「我的房子里没有灰尘。」他有点受到侮辱地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单就我的字面意思做解释好不好?」她连忙澄清,「我的意思是房子实在太大也太空旷了,你应该多摆些东西的。」

他率先走进房子里,环视着客厅内的黑色沙发和一尘不染的桌椅及吧台。

还要摆些什么?他该有的东西都有了。

「我不是女人,不会摆设一些不适用的小玩意儿。」他将自己的行李袋放在沙发边,然后脚步稳健地走向客房,「客房在这里,请跟我来。」

明月边跟边回头看着干净却一丝不苟的大厅,心里头好生惋惜这大片空白。

这么宽阔的房子应该摆上一大堆温馨的家居照或者一些鲜花什么的,这样才有家的气氛嘛!

不过这屋子的风格倒是跟它的主人一模一样,都是属于实用型的。

「我很少招待客人,所以请妳一切自便,就当在自己家一样。」他替她将小袋行李放在大床边,淡淡道。

明月打量着她暂时的房间,有点庆幸至少壁纸的颜色颇为清新可喜,不至于太过实际呆板。

「看起来很舒服,谢谢你。」她好奇地压压软呼呼却弹性十足的床,咧嘴一笑道。

「不客气,妳累了,先休息休息吧!」他随性地褪下外套,露出伟岸坚实的身躯,「我想先去冲个澡,厨房里应该还有一些微波食品……妳应该会使用微波炉吧?」

「你就只有微波食品吗?」她瞪大眼睛。

「那是我的日常食物,或是妳要叫外卖?」他斜倚在门边,略一思索道:「城里有几家不错的中国餐馆,我们可以叫炒面来吃。」

她看着他,实在难以想象有人能够以微波食品过活;她情不自禁地心疼起眼前的这个男人。

她虽然知道美国大城中有大半人口都是以方便快速的微波冷冻食品为主餐,其中又以单身汉居多,但是她就是忍不住替他难过。

这样一个英挺伟岸的男人却没有人可以好好照顾他,让他「沦落」到以冷硬的微波食品为生……

像他这类的007英雄怎么可以遭受到如此对待呢?

明月半是怜惜半是激动地挽起了袖子,毅然决然道:「我做饭给你吃。」

迈可不禁愕然,他细瞇起眼睛,「你说什么?」

「我正愁不知该如何报答你,既然如此,那干脆以后每餐都包在我身上好了,我保证一定会把你养的又白又胖,让你每天都能够享受到可口的美食和家庭的温暖……」她捂住嘴巴,「呃,我不是那种意思,我指的是……」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能够闻到香喷喷的晚餐的确是一件幸福的事。」他的声音透露着向往之情,眼神专注而幽远,彷佛正凝望向一个遥远未可知的地带。

她停止了解释,黑眸温柔地凝视着他。

深沉如他,却有着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感情--他并不像他外表那般坚强无情,事实上她觉得他的冷漠只是想掩饰他的热情。

她似乎又开始剖析他了,但是她就是忍不住。

相处不到几天,这个男人就已经撩拨起她内心深处的异样感觉。

她想要了解他,甚至想要分担他眼底长驻不去的苦涩。

明月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住了,她咬着唇深呼吸了一口气。

这种感觉来得太强烈了,她几乎不能招架……

「……古小姐,古小姐?」

她突然惊醒,张大嘴巴看着他,「你叫我?」

「是的,」他道:「妳听到我刚刚说的话吗?」

「对不起,请你再重复一遍好吗?」她窘然地道。

他看着她缓缓点头,「我方才说,做菜还要花费精神力气,所以我考虑以后还是叫外卖好了,这样省得麻烦。」

「才不,一点都不麻烦,我喜欢做菜。」她瞪着他,坚持道:「只要你告诉我最近的生鲜超市在哪里,我就可以买菜回来煮。」

「西雅图美味的餐馆很多,我们何不--」

「不行。」她双手扠腰,反应激烈地道:「我坚持!」

迈可吃惊地道:「古小姐。」

「我吃不惯外食,再说我又不是不会做菜,」她踮高脚,阿莎力地拍了拍他的肩头,

「所以这种厨房的事就交给我这个娘儿们做吧!你还有更重要更伟大的事情要做呢!」

迈可还来不及拒绝,明月又续道:「还有,以后不要叫我古小姐,直接叫我明月,或者替我取个英文名字也可以。」

「我喜欢妳的名字。」他突然开口,认真地道。

「很好,那么你就叫我明月,我叫你迈可。」她摊摊手,吁口气道:「好,这些繁文褥节摆平了,现在我想先睡个觉,你不介意吧?」

他愣了愣,「呃,当然,妳请休息。」

待得他高大的身子离开之后,明月全身摊平在柔软的大床上。

窗外有吱吱喳喳的鸟叫声,她忍不住翻身爬了起来打开窗户。

六月的西雅图和风就这样柔柔地吹进了房间,带来了一丝清凉的气息。

这就是西雅图。

明月斜倚在窗边,轻轻地闭上了眼睛感受这徐徐吹来的风。

她对于西雅图的印象仅存在「西雅图夜未眠」的这部片子里。

只是不知道柯迈可是不是像剧中的汤姆汉克斯一样,是个夜夜孤独的西雅图未眠人?

风轻缓地抚慰着她的脸庞和发梢,彷佛在悄悄的进行催眠似的,明月最后还是不支地睡着了。

「我把水瓶放在这里,如果妳想喝水的话……」

遵可的话随着脚步倏然停止,他捧着玻璃水瓶站在房门口,怔怔地望着伏在床上窗台边,沉沉睡去的她。

微风撩拨起了她几缕发缭,好眠酣睡的她脸庞一片祥和宁馨之色,像是一个落入人间的天使……

他放轻了脚步走向她,小心翼翼地将她抱起乎放在床上。

六月的风虽然舒畅,但是一不小心还是容易着凉。

迈可动作轻柔地拉上薄被覆盖住她的身子,生怕惊醒了她。

他缓缓地坐在床沿,情不自禁地紧盯着她细致的脸庞。

她的娇容有典型东方的婉约之美,然而在黛眉红唇之间,却有一份属于自己的独特风韵。

他想起了她的嫣然笑语和机警对话,不禁浅浅莞尔。

这样的一个女子却被无辜地扯进危机,这究竟是谁的错误?

不过无论如何,他会尽力保护她直到事情了结。

迈可大手不自觉地描绘着她细嫩的脸蛋,蓝眸不由自主地柔了。

六月的早晨,在初阳浅照中,床畔伟岸的男子和枕上恬美的女子交织成了一幕如诗如画的幽情。

危机四伏里,难知谁是友是敌,但是此刻的宁馨却温暖了他心房的冰冷,吹化了他心头的寒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