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殿

第11章

作者:蔡小雀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望着她熟睡的脸,生平第一次,他有种祥和乎静的感觉。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夜晚时分,明月穿着一件宽大的t恤和牛仔裤,悠哉地晃出了房间。

在睡过长长的一觉,洗过舒舒服服的澡后,她觉得整个人又活了过来。

宽大的客厅充满了晕黄色的灯光,分外凭添几分温馨,但是却空无一人。

就在这时,她听见了敲击键盘的声音,她循声走向来源处。

「我可以进去吗?」她倚在他的房门口,有些怯怯地问道。

他倏地抬头,却没有停止住手上的工作,「妳饿了吧?我打电话叫外卖。」

「你吃过了没?」她反问。

他微微摇头,眼睛依旧专注在屏幕上,「妳想吃什么?」

「冰箱里除了微波食物外还有什么?」

「柳橙汁。」他想了想。

「我出去买东西好了,附近哪儿有生鲜超市?」她自告奋勇地道。

既然早上已经宣称要料理三餐了,她当然不能食言。

他的眸光从计算机移至她的身上,「等等,妳人生地不熟的,贸然出去太危险;今天晚上就叫外卖,等到明天我再带妳去购物。」

她愣了愣,「噢,可是……」

「西雅图是著名的美食城市,只要妳说的出来的菜名都有得卖。」他随手爬梳过浓发,站了起身。

「可是这样还要花你的钱耶!」她迟疑地道。

他一怔,失笑道:「那又如何?」

「我不喜欢占人便宜。」

「事情没有那么严重。」他走出卧房,到茶几上取过电话,「妳想吃什么?」

「那我付钱好了,用台币跟你换美金。」她抢着道。

「我不习惯让女人付帐;」他挑起一边的眉毛,四两拨千金地回拒了她的提议,「想吃什么?」

她瞅着他,犹豫地道:「可是……」

「我们有比这件事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别把精神浪费在争论这个上头。」

他一语惊醒梦中人,明月这才发现自己怎么这样小家子气?

干脆一点嘛!反正这个被占便宜的人都不吭声了。

「好,」她不再争论,而是好奇地问道:「西雅图什么东西最好吃?」

他蹙眉,「这可考倒我了,我平常对食物并不讲究,所以对我而言没有什么最好吃和最难吃的。」

「你一定有一副铁胃。」她眼珠子一转,断然下结论。

所以才会对微波食物毫不挑剔;不过她可不行,只要让她连续吃上两天的微波调理包,她一定会忍不住大喊救命的。

「所以妳想吃什么?」他重复问道。

「嗯,有中国菜吧!」她突然想起早上他说过的。

「好,那么就叫中国炒面。」他拨了电话。

「你唯一认识的中国菜就是炒面吗?」她好像已经听他提过好几次了。

「它最方便。」

「噢。」

在等待外卖的同时,迈可又回到了计算机桌前。

明月不甘寂寞地跟到里头,好奇地东摸摸西摸摸道:「你的计算机好特别,是黑色的耶……我好像没有在一般的市面上见过这种机型的。」

「这是国防情报组专用的计算机,它的功能比一般市面计算机多。」他移动鼠标,找寻着窗口内的对象。

「你在找什么?」

他迟疑了一下,「这是国家机密,请恕我无法解释,不过我可以告诉妳,我在找出是谁寄电子邮件给妳的。」

「找得出来吗?」她怀疑地看着他,「我不相信,因特网不是无迹可循的吗?」

「不是绝对无迹可循,只要用对方法。」

「我猜这个方法也是国家机密喽?」

他点头,掌控鼠标移动;明月只看到一道道乱码似的号码和数字飞快掠过去。

「真的找得到吗?」她还是忍不住质疑。

他抬头望了她一眼,「还记得去年台湾的新闻:有人在网络上宣称要刺杀美国总统的事吗?」

她重重点头,「嗯,嗯,后来是美国联邦调查局的人员追查到台北某大学,才发现是恶作剧,虚惊一场嘛!」

他唇角微微牵动,「所以世上没有绝对秘密的事。」

「嘿!」她发现了他话里的语病,顿时乐得跟什么似的,「所以说了,你们这套『方法』也不是绝对秘密的,对不对?还是有可能被人家知道的,对不对?」

「至少绝不可能从我身上泄漏出去。」他眸光一闪,沉声地道。

她盯着他,真诚地道:「我相信。」

他回眸望进她真挚的眼底,一时之间心头滋味复杂莫辨……

有种宽慰,有种窃喜,还有种他无以言喻的满足感。

他低咳一声,试图挥去这种不熟悉的滋味,「我明天会联络我的属下查查最近白宫或各处组织有没有什么异状,还有,近期我会休假在家,绝不会让妳落单,顺便试试破解那堆乱码是什么。」

「这样没关系吗?」

他不明白她的意思,「妳指的是?」

「查白宫或各处组织有没有什么异状,你这是在怀疑自己人吗?」

「中东任务原本就是一项『自己人』才知道的机密,如今泄漏出去,我不知道我能够相信谁。」他冷冷一笑,「再说,在事情尚未水落石出之前,我也不希望危言耸听打扰上级。」

明月单手支着他的计算机桌沿,若有所思道:「假如真的让你查出来是谁,那么你要怎么做?」

「揪出他,交给法治单位,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他毅然道。

「可是……假如那个泄密者是你认识的人,或者幕后黑手是你的上司呢?」她一脸紧张。

他看着她正经八百的模样,不禁啼笑皆非,「妳真不愧是小说家,联想力如此之旺盛。」

「别说不可能,有时候往往最不可能的事就越可能发生。」她恫喝着。

「我没有说不可能,我只是奇怪妳为何会有此联想?」他索性停止手上的动作,专注地笑看着她。

「你难道没有看过谍对谍电影?那么至少你也看过『肯尼迪之死』这本书吧?」她煞有介事地睁大眼睛道:「政治都是黑暗的,有时候你效忠的人正是你的敌人,而且还有可能随时捅你一刀呢!不可不防呀!」

「我明白妳的意思,」他的笑意并没有因此而稍减,「我也赞同妳的说法,只是在这件事里,我尚未找到任何证明我上司涉案的证据来,所以我不愿先预设立场。」

「你的口吻好专业喔!」她目瞪口呆,忍不住鼓掌,「哇,好棒。」

他被她天真的举动逗笑了,笑声再也抑制不住地轻溜出口。

「哈哈……」他抚着前额,不住朗声大笑。

明月被他的反应给吓了一跳,她又惊又喜地看着冷然的他大笑的模样。

「你笑起来很好看。」她着迷般道。

不过他的笑含有致命的吸引力,明月开始觉得心头一阵乱糟糟的,好像心脏跳上跳下的失去了节拍。

他的笑声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眼底的一抹温柔,「从来没有人说过我笑的好看。」

「那是因为你都没有笑给人看过呀!」她急急地道:「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而且我觉得你真的很开心……所以千万不要再说世上没什么值得欢笑的事了;你看,其实欢愉的种子都在我们四周俯拾皆是,只要你敞开心扉,就会发现世界很美好的。」

她的话引起他一阵沉默。

明月又开始担心她是不是又说错话了。

「妳为什么那么希望我笑?」他缓缓开口,「我开不开心真的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吗?」

「当然。」她迫不及待地点头。

他深吸了一口气,眸光瞥向他处,「谢谢妳的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