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殿

第12章

作者:蔡小雀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客气,」她等了半晌,「然后呢?」

「然后什么?」他的注意力又转回到计算机上。

她情不自禁捧住他的脸庞,一把转向自己,「喂,我们还没谈完。」

「没有吗?我们还有什么没谈的?」他瞇起眼睛,着实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下。

「你既然知道开心是一件很重要的事,然后呢?」她执拗地道:「你还没说出口呢!」

他不明所以地瞪着她,「说什么?」

她以轻快和想当然尔的语气道:「说你以后会让自己过开心的生活,并且每天大笑几回。」

「这是妳的标准答案,但不是我的。」他硬生生将头转回到屏幕前,有些不悦地道。

「你不要一副是我逼你的样子,你刚刚自己不是也说了,你开心是一件重要的事。」她指出。

「那是妳说的,不是我说的。」

「可是你赞成啦!」

「就算我赞成,那也不代表我以后必须要天天都得过着开心的生活,并且像个白痴似的一天大笑三回。」他缓缓按摩着眉尖,突然觉得头痛。

「可是……」

「我并不是请妳来当我的心理医生,也不需要妳来教我该怎样过我的生活。」他低声吼道。

明月瞬间住嘴,她垂下了眼睑,怔怔地站在原地。

是呀,她怎么就这样鸡婆呢?寄人篱下还不懂得谨言慎行,做什么如此多嘴?

她的沉默让气氛陡然陷入一片尴尬中,迈可突然觉得心重重一紧,有种怪异的抽疼感。

「对,对不起,」他困难地道着歉,有些结结巴巴,「呃,我不是故意要对妳吼的,我只是,我……」

明月眼皮子撩都不撩一下,但是她的耳朵已经高高竖起了。

咦?耶?

迈可凝视着面前这个娇小的女郎,有些窘然地轻咳了两声:「咳,咳,其实我了解妳的意思,只是……我不习惯被人指点。」

而且过惯了如此麻木的生活,教他如何能够重新去感受生命中的欢愉?

他除了怀疑生命有欢笑存在外,他甚至还怀疑自己怎么可能感受得到这种欢笑?

他不习惯没有戴上防护罩地过生活。

明月耳尖地听着他的告白,忍不住偷偷地咬紧唇瓣,免得窃喜的笑声一不小心就冒了出来。

看着这个大男人一下子变得像个羞于认错的小男孩一样,她心头不由得充满怜惜和甜甜的笑意。

「我很抱歉,请妳……不要难过。」他别脚地安慰着她,担心她会哭泣。

明月头越垂越低,她的肩头一阵颤动。

迈可心慌意乱地看着她,向来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居然对此情况手足无措起来。

「妳别哭,」他的一双大手简直快没处摆了,不知该拍拍肩膀安慰她好,还是去抽几张面纸给她擦眼泪好……「只要妳别哭,我什么都答应妳……妳不是想到生鲜超市去吗?我载妳去,我可以马上载妳去!」

明月实在很想要强忍住,好多a一些礼物什么的,但是她实在憋不住了。

「哇哈哈哈……」她捧腹大笑,腰都快站不直了。

「妳?!」他怔了两秒钟,随即发现自己受骗了。

「哈哈,你好可爱喔!」她一边笑一边擦去眼泪,「你真的好善良好善良,我真感动。」

「是吗?我倒觉得我像个呆子。」他憋着气道。

「对不起啦!」她嘻皮笑脸地晃到他面前,拚命搞笑好安慰一下他受伤的男性自尊心,「不过你的话令我感动,真的,你很会安慰人。」

他注视着她,怀疑地道:「是吗?」

「是是是。」她点头如捣蒜,「你知道吗?任何人听了你的话之后,都会感觉到心头一阵温暖,就算有天大的不愉快也都会抛到脑后去了。」

他凝视她笑意盎然的眼眸,低声道:「那正是我想对妳说的。」

「啊?」她没听清楚。

他摇头,「没事,既然妳没事了就好。」

明月搔搔头发,正想要说什么,突然间对讲机哔了一声。

迈可走向客厅,按下嵌在墙内的红色按钮。

「柯中校,您叫的外卖员在楼下,请问是要让他上楼去还是您要亲自下来?」一个男声恭敬响起。

「我下去拿。」他切断了通话,回头对明月道:「妳在这里等着,我马上回来。」

「西雅图的外卖没有送上门的吗?」干嘛还要自己下楼拿?

「我喜欢小心行事。」他走向大门。

「噢。」她望着他宽阔的背影,不禁泛起了一丝微笑。

不愧是情报组的,事事讲求小心,随时要注意有没有人要暗杀自己。

不过这样不会很累吗?

假如是她的话,她早晚会得精神衰弱症。

迈可很快就回来了,还拎着一大袋香味四溢的食物。

「哇,好棒。」她快乐地接过他手上的东西,迫不及待地打开。

「希望妳吃得惯。」

明月肚子早已咕噜乱响了,她抬头嫣然一笑。

「我现在可以吞下一头牛,所以这个你就不必担心了。」她递给他一盒炒面,然后打开自己的就吃将起来。

他坐入沙发,缓缓地挟取着长面条,「还合妳的胃口吗?如果妳不喜欢的话……」

她满足地吞下一大口面条,满面笑容地道:「嗯,好好吃。」

迈可看她吃得高兴,他的胃口瞬间也好了起来。

「今天的炒面很好吃。」他咀嚼着面条,不禁轻语道。

而且吃来特别的香……

第五章

天方初亮,迈可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拨着情报组里的电话号码。

「琴娜,我要休假一段时间,不确定什么时候回到组里,所有的事情暂且都交代给罗利处理,如果有g?!级的事件发生,再打我的行动电话。」

吩咐完助理后,他再拨了另外一个秘密专线给他的属下。

「罗利,我要请你帮我一个忙,查一查最近国内外组织有何异常的小动作,」他说了几句暗语,「与f级事项有关的都查清楚,如果查到了请联络我,我这几天都会在家里,好……什么?」

他的脸色瞬间深沉下来,专心一意地听着话筒里的消息。

「好,我明白了,再见。」

「发生了什么事吗?」明月勉强忍住呵欠,关怀地问道。

「这么早就起来了?」他看看腕际的表,「现在还不到六点,我吵到妳了吗?」

她抓抓头发,微笑道:「不,是时差的关系,我现在生理时钟有一点混乱。」

「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谢了,不过我得靠自己调适,」她走向厨房,「要来杯咖啡吗?」

「谢谢。」他跟着走进纤尘不染的厨房,看着她翻弄橱柜和冰箱,「妳要找什么?」

「咖啡豆,还有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能够煮来吃的东西……啊哈!」她找到了咖啡豆,开始倒入磨豆机中。

迈可打开了冰箱,取出一包冷冻馅饼,「希望妳早上不介意吃甜食。」

明月等到磨豆机的轰然声停止后才回答,「当然,反正我也没有节食的习惯。」

迈可将馅饼放进烤箱中转动开关,闻言回头,「妳不需要节食。」

「其实我的身材并没有到达标准,如果用苛刻的眼光来看,我甚至构不上窈窕这两个字,」她将咖啡粉末放进电动咖啡壶中,耸耸肩道:「但是我不会虐待自己,除非身材真的过重影响到健康了,否则我绝对不禁口;开玩笑,吃是人生一大乐趣,怎能放弃?」

「我看不出妳的身材有哪点不好。」他认真地道;老实说,她的身材虽然不是丰满诱人或是窈窕纤柔型的,但是却秾纤合度比例均匀。

至少以他个人的眼光看来,他很满意。

迈可突然觉得小腹骚动燥热起来……该死,他想到哪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