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殿

第14章

作者:蔡小雀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实验室内充满大大小小的计算机与各种器皿和器材,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就是一具大型的玻璃管子,里头流动着漾着碧汪汪色彩的液体。

为首的一名中年男子吹着唇上的胡须,不悦地道:「成功了没有?成功了没有?」

所长在一旁哈腰道:「报告总理,实验的进度相当不错,但是我们还需要一段时间--」

「时间时间,我已经给了你们多少的时间了?」他瞪眼道。

「我们的研究试验已经到了最后阶段,相信很快就有令您满意的成果出来了。」

「你们最好加快脚步,」为首男子低哼道:「美国已经令人越来越难以忍受了,我们国家的事情需要他们来插什么手?」

「是是。」

「我好不容易想尽办法争取到了这四年的时间,现在我再也无法忍受了。」

「是,是。」

「是什么?我要你给我一个确切的期限。」他蛮横地道。

尽管身着舒适的防毒衣,但是所长额上的汗还是频频渗出肌肤表层。

「这个……」

「你该知道,你今天能坐上这个所长的位子,明天也可能马上摔下来变成阶下囚。」

他威胁地瞥了他一眼。

「我明白,明白。」

「我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如果到时候还没有研究出成果来,」他一甩袖,哼了一声,「阿拉明鉴,我一定剥你一层皮,然后把你丢在这沙漠里风干……你该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

「是……是。」所长冷汗涔涔。

「罕明,我们回去。」中年男子气势汹汹地转身,大踏步走出实验室。

「是。」一干部下赶紧跟随。

所长也小心翼翼地紧跟,恭谨地送他离去。

第六章

明月切着上午才采购回来的长条面包,准备料理着午餐。

迈可端着马克杯,再度走进厨房中倒了他今天算不清是第几杯的咖啡。

「不要再喝了,当心咖啡中毒。」她停住切面包的动作,关切地告诫道。

「我的神经很坚韧,没事的。」他啜了一口,不想承认自己的确有些心悸。

「是不是碰上什么难题了?」她敏感地察觉。

「妳为什么会这么问?」他坐入餐桌台前的高脚椅,低吁了一声。

「因为你在烦躁。」她指出。

「我没有烦躁,」他皱眉,「我不会烦躁的。」

「你有,而且我看出来了,」她慢条斯理地道:「你喝了无数杯咖啡,而且你的头发被爬梳的一团乱……显然是在计算机桌前没有任何发现。」

「妳向来这么敏锐的吗?」他吁了口气。

她咧嘴一笑,「多谢赞美;怎么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今天早上我的部下告诉我,国防部里有一位计算机顾问被人发现死在纽约的黑街,他死的时候全身惨遭凌虐,警方起初还以为他是流浪汉,后来他的家属才指认出他来。」

「我的天啊!」她低呼一声,手上的刀子不自觉地脱手掉落。

迈可赶在刀子戳到她的脚指前,实时利落地抓握住刀柄。

「噢!」明月心脏一跳,「对不起。」

「下次不准再做这么危险的动作。」他叮嘱,勉强抑住胸腔内的狂跳惊慌感。

「对不起,我差点毁了你的刀子,」她顿了顿,好生崇拜地看着他,「你好厉害,怎么有办法这么快?你是不是练过什1么武术之类的?」

「不要管我的刀子,我怕的是它伤到妳,」他摇摇头,接过切面包的责任,「妳要几片?」

「四片,我打算做纯美式的西餐。」她眨了眨眼睛,面色微忧,「对了,知不知道是谁下手杀了那位计算机顾问的?」

他动作快捷地切下四片面包,然后将刀子收起,「纽约警方初步研判他是遇上了黑街帮派的流氓混混,惨遭杀害,他们目前正在追查是哪个帮派所为。」

「黑街……」她沉吟,「堂堂国防部计算机顾问到黑街去干什么?据我所知那不是上流人士会去的地方。」

「这正是我所疑虑的,」他将流理台再度交还给她,看着她在里头忙着烹饪,他突然觉得愉悦不已,「任何一个有头脑的人都不会踏人黑街,除非他是有特别目的。」

「什么目的?」

「他在躲避什么。」他眸光一闪。

明月惊喜地看着他,「你好厉害。」

「只是猜想而已。」他低咳一声,有些脸红。

她噗哧一笑,「别客气,我觉得你的揣测很有可能。」

他清了清喉咙,专心思索道:「就算他是在躲避什么,但是我们也无法认定他就和这件事情有关联;五角大厦事务繁多,什么状况都有可能发生,或许他的事另有内情。」

「这不是归你们处理的吗?」

他摇头,「那是纽约市立警局的职务范围,如果内情再复杂一些就是交给联邦调查局,和国防部情报组无关。」

「那你们都负责些什么?」

他看了她一眼,「国内外军事情报。」

「噢。」她眼儿倏亮,「你可不可以提供一点给我当作小说题材?」

他挑起眉毛,「妳嫌自己的麻烦还不够多吗?」

「哈哈,开玩笑的啦!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不可能。」她心虚地笑着,「呃,对了,还有呢?」

「还有什么?」

「你刚刚在计算机里面遇到困难了吗?」

「就是什么困难都没有遇到,所有的东西都太过正常,所以我才担心。」他蹙眉,「不过我在面对那堆乱码时还是困难重重,看来那些乱码需要特殊的解析器才能够恢复原来的文字。」

「噢。」她突然想到,「刚刚你说甚困难都没有遇到,指的是什么?」

「我在因特网和国防部的各条管道上都找不到异常的状况。」

「所以?」

「太过完美的档案就是不真实,」他喝了口凉掉的咖啡,口腔里的苦涩令他不由得皱起眉头,「看来有人刻意在掩饰什么。」

「我不太明白你的特殊管道是什么,我想我也搞不懂,不过依你看,谁最有可能是幕后的那只黑手?」

「我如果知道就好了。」他苦笑。

她天真地道:「你们美国不是有很多阴谋论吗?也许是什么心有不满的国防部长在搞鬼,或者是中央情报局的内奸故意捅的楼子。」

「谁知道?」他耸耸肩。

「那现在怎么办?」

「看看我的部下们找出了什么诡谲的蛛丝马迹。」他揉揉眉心,「或者我再继续窝在计算机桌前。」

「照你这样说,我们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喽?」她在面包上抹着蒜味酱,一边皱眉。

「的确。」先找出敌人是谁,才能够拟定对策主动出击,否则这样妄自摸索只不过徒然打草惊蛇罢了。

明月丢进一小块奶油进煎锅,等待它融化后再把牛排放进去。

在滋滋作响声中,她若有所思道:「这方面你是行家,我听你的。」

「谢谢。」

过了一段时间,就在他们分享午餐的同时,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迈可倏然抬头,眸色闪过一丝机警。

「你有客人。」

「去拿妳的皮包,躲在后门等待我的信号。」

「怎么了?」见个客需要这么草木皆兵的吗?

他轻蹙眉,「快,我待会儿再解释。」

明月被他弄得好紧张,急忙行动起来。

「到底是……」

「希望我猜错了。」他迅然进入卧房,将一干证件放入口袋中,并且执枪在手。

明月心下惴惴,紧捏着皮包跑向厨房的后门。

迈可从大门口的鹰眼望去,看见的是两个眼生的男人,一手还放在西装内。

他轻轻地扳动保险栓,「哪位?」

「柯中校,我们是国防部的干员,有些问题想要来请教您。」

迈可紧贴在门后,有技巧地开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