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殿

第15章

作者:蔡小雀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两名男子冲进来,装上灭音器的手枪迫不及待地搜寻猎物。

「放下枪。」他冷冷地从门后闪出,大手稳健地执着枪,目标对准两人。

「我们可以解释。」两人不禁一愣,但是随即冷静地道。

「丢掉手上的枪,否则我会开枪的,」他挑起一层,「你们应当很明白,杀了你们我算是正当防卫。」

那两人相觑一眼,在彼此眼眸中看见了一丝怯弱。

「丢掉枪。」他低沉重复,眸光冷硬。

「你的枪只能杀我们其中一个人,你并没有占到好处,」褐发男子看了同伴一眼,沉声道。

「试试看。」迈可冷冷一笑,「我倒想看看你们哪一位愿意死在我之前。」

气氛僵持了一分钟。

「……好,我们放下。」褐发男子缓缓地放下枪,他身旁的同伴却倏然扳动扳机。

枪声轰然巨响,躲在后门的明月死命咬着下唇,急得想冲出来。

「我警告过你们的。」迈可的声音淡淡响起,平抚了明月紧绷的神经。

那位试图抢击迈可的男人捂着肩头的伤,痛苦地瞪视着他。

手上的枪早已铿然落地。

褐发男人额上的冷汗一颗颗沁出,他的神情谨慎不已。

迈可眸光直视着他俩,手连动都没动一下,「放下枪,我不想再重复第四次。」

褐发男人咬着牙,犹豫着,「柯中校果然名不虚传。」

「谢谢,我很想知道你究竟是从哪儿得知我的『大名』的?」他眼神专注。

「何不让我们都放下枪,慢慢地谈?」

「谢了,不过这是我家,规矩由我订。」迈可冷冷盯着他。

褐发男人最后还是屈服,他心不甘情不愿地将枪丢在地板上,举起双手。

「这样的确好一点了。」迈可扬声道:「明月,妳可以出来了。」

等到她来到客厅时,看到的就是这两个陌生男子一脸狼狈和恼怒的模样。

「麻烦妳把地上的枪捡起来。」迈可道。

「呃,好。」她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缓缓地捏着枪柄拎了起来。

枪身冰冷坚硬,明月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现在请你们两位坐下,我们好好的来谈谈。」

那两名男子恨恨又惊怯地走到了沙发旁,小心落坐。

「谁要你们来的?」

「说了我们就死路一条,你以为我们会那么愚蠢吗?」灰发男子愤然回嘴。

迈可微笑,然而眼眸里却一点暖意都没有,「不说也是死路一条,你们可以选择。」

「你不会杀手无寸铁之人。」褐发男子始终镇定,他笃定地道。

「很了解我,不过凡事都有例外,你们两个好好斟酌考虑一番吧!」迈可说。

明月看着他气势凛然,从容不迫的样子,忍不住在心底喝了一声采。

不过她从未面对过这种情况,不禁充满好奇和紧张。

「你们两个来做什么?」她情不自禁问道。

那两名男子低声嗤笑,神色紧绷却不屑。

「好吧好吧,我想你们两个是来杀我的,但是为什么呢?」她摊摊手,不解地道。

那两名男子嘴巴依旧像退潮的河蚌一样紧闭,坚决不开口。

「请回答小姐的问题。」迈可的语气令人不寒而栗。

那两名男子接触到他的目光,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我们不能说,既然任务失败,我们也没什么话好说,你杀了我们吧!」褐发男子别过头去。

明月皱起了眉头,求助地望着迈可,「怎么办?」

他们总不能真的杀了这两个人吧?

迈可眼眸闪过一抹敬佩,「你们倒是很有职业道德,不过你们两个并不像杀手,反倒像是官方人员……你们是吗?」

那两名男子惊惧地互相交换一个眼神。

「我们不会说的。」

「盲目地服从上司叫做愚忠,你们以为这样是为了国家好吗?」迈可试探地道。

他们两个身子一颤,却依旧死硬地不开口。

「怎么办?」明月好不担心;她害怕迈可在一怒之下真的一人一枪送他们归西。

迈可淡淡道:「明月,找两条坚韧的绳子来。」

「噢。」

接下来就听见两声闷哼,那两人被迈可以重手法击昏过去。

趁着昏迷,明月和迈可扎实地将他们捆绑在沙发上,并起打电话给西雅图警局。

在等待警察来的时间里,明月忍不住拉拉他的袖子道:「你是怎知道来者是敌?一

「楼下的警卫没有打电话上来,显然他们已经被摆子了。」他眸光阴暗,低声道:

「明月,妳现在可以去收拾一些简单的行李,我们必须要离开这里了。」

「为什么?警察不是要来了吗?我们不是很安全吗?」她不明所以,小小声问。

「这一次他们低估了我,但是下次他们的手段会更加强悍;」他眉头紧锁,声音冷冽,「还有,我怀疑我们情报组里有人泄漏秘密。」

「有内贼?」她张大嘴巴,呆掉了。

「我的地址并没有登记,只有情报组的人员才知道我住的地方,而且也只有他们知道我这几天都会在家。」他双手握拳,「现在我已经无法分辨谁是敌人谁是朋友了,任何人都有可能是内奸。」

「天--」她头晕了起来,「那该怎么办?」

「让他们找不到我们。」

「那这两个人呢?」

「交给警方处理,我们现在有比惩罚他们还要重要的事情待做。」迈可忽然走近他俩,分别在他俩身上搜索起来。

「有什么?」

「没有身分证件,」他突然微微拧眉,在两人的手腕上看见刺青,「该死!」

「怎么?」她吓了一跳。

「他们是海军陆战队的。」他指出那个特殊的刺青。

明月瞪大眼睛,「啥?」

「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他叹口气,倦然地道:「现在连海军陆战队员都涉入其中,我想象不出下一个追杀我们的人将会是那批人物……也许是白宫防卫队。」

「不要吓我,该不会全美国的军事人员都在追杀我吧?」她腿一软,差点跌坐在地板上,「天哪!这是不是一场噩梦?」

他安慰地揽过她,给予她最温暖的支持,「事情没有那么糟。」

她无精打采地道:「我可以把磁盘片给他们,然后一走了之吗?」

「除非妳不想要妳的命了。」

她呻吟一声,「我就知道。」

「我真的很抱歉。」他低语。

「不要再对我道歉了,这根本不是你的错。」她苦笑,「你再说反而会激起我的内疚,毕竟是我把你给扯进浑水中的。」

他微微一笑,「好,我不再提了。」

「我赶紧去收拾衣服,那你呢?我也顺道帮你收拾几件吧!然后你在这里顾着这两个人,免得他们醒过来逃走了。」

「遵命。」他的蓝眸内有一丝顽皮。

明月飞快地收拾自己寥寥几件衣服,然后再到他卧房里翻箱倒柜,把衣服丢进袋子里。

她倏然在一迭迭整齐的衣服里发现了一张照片,被深深地夹在衣裳里头。

她忍不住抽出照片,讶然地看着照片上的两个男人。

一个当然就是外头那位潇洒酷酷模样的柯迈可先生,另外一位则是拥有一头灿烂红发,笑的好不开心的男子。

他们两个人相偕在一栋充满法国风味的大楼前拍照,迈可浓眉微蹙,不经意地看着镜头,而那名阳光男孩则是大刺刺地环住他的肩膀,快乐地对着镜头扮鬼脸。

他是谁?迈可的弟弟吗?

满腔的问题瞬间充斥了她的脑袋,但是她直觉还是不要问出口。

她放下那张照片,等到收拾的差不多了后,她再度拿起照片……

该不该把照片也带走?

她犹豫着,最后还是毅然把它塞进自己外套的口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