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殿

第17章

作者:蔡小雀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她想到了基努里维和珊卓布拉克合演的「悍卫战警」,再想到了「悍卫战警2」……前者和后者,她应该相信哪一个?

危机产生的爱情是假象,或者危机之下的爱情会更坚定?她应该让爱情在危险中恣意燃烧情焰,还是应该让爱情接受平淡生活的考验?

她当初真应该选择写爱情小说而不是军事小说的,这样至少还可以替自己处境想个办法解决。

明月大大叹了口气,支着下巴发呆。

他深邃忧郁的蓝色眸子在她眼前晃动,充满防备与阴影的脸宠打她脑海里闪过……

就算她真的爱上他了,但是她该怎样让他也接受这一点呢?

明月粗鲁地爬梳着头发,觉得心情沉重了起来。

她始终觉得迈可好像被什么阴霾,或者过去的影子给纠缠住了,久久无法脱困。

她想帮他,但是却又怕惹来他的抗拒和脱逃。

他就像一只受伤的狮子,害怕承认自己的脆弱和伤口,宁愿独自躲在幽暗的洞穴中疗伤。

明月蜷曲着脚踝窝人沙发,怔怔地斜靠着椅背。

陷入深思的她浑然未觉夜色已经悄悄地从四周的窗户席卷包围而来,将屋子笼罩在一片闇黑中。

直到门扉砰地一声被撞开来,明月这才从思维中惊醒。

她尖叫一声,倏地躲避到沙发后。

「我们……快走!」直到迈可低沉痛楚的声音传来,她才陡然发觉他受伤了。

「你怎么了?」她急急扶起他,面色惨白地道:「你怎么了?」

他捂着右胁,呛咳出一口血来,「快走!」

明月慌忙地支起他的身子,惊慌和心疼顿时化做奔腾的热泪涌进了她的眼眶;她拚命吞下喉中的硬块,低泣道:「好,我们快走!你,你还撑得住吗?」

他勉强一点头,身子紧绷到微微发抖起来。

明月赶紧冲到卧房抓遇随身的行李和包包,然后再回到客听,奋力地支撑着他往幽然的门口探去,「我们要从后门走吗?」

他困难地摇摇头,低咳着道:「我,我的车子没有熄火……我在半路上甩掉了他们,但是他们会……很快就会追上来的,我们必须快点离开这里!」

「好。」她深呼吸一口气,再也没有多余的心力去感受害怕和慌乱的情绪了。

明月小心翼翼又快速地将他扶入了福特车中,然后绕到了驾驶座。

「怎么开?」她一时之间傻住了。

她忘了自己并没有驾照,而且一张实习驾照拿了半年,到汽车驾训场前前后后也才不过练习开了三次车而已。

她愣在驾驶座上,手脚发软。

「妳不会开车?」他虚弱地喘息,不敢置信地道。

「我--」她看了眼受伤甚重的他,猛地一咬牙,「会!我会,你放心吧……要撑着点,我马上送你到医院去。」

「不能到医院。」他低喘。

「为什么……唉,我们还是先上路再说吧!」她握紧了方向盘,努力挤出学车时的记忆。

深呼吸……踩离合器……踩油门……慢慢放开离合器……踩油门……方向盘往右一圈半……冲啊!

车子在轰然巨响中往前冲去,在黑暗中横冲直撞。

迈可捂着不断涌出血来的伤口,在强大的痛苦中依旧笑了,「妳再不开车灯,依照这种情况看来,我们恐怕将不是死于追杀,而是死于车祸。」

明月紧张地握紧方向盘,腾出一手打开大灯。

前途绽出一片「光明」!

她的手都紧张到快要抽筋,脸蛋发僵,「呃,亏你还有那个心情说笑话。」

「托妳的福。」他的笑倏地消失在呻吟之下。

「撑着点呀!」她既忙着看前头的路,又担忧着他的伤势,「我们现在要去哪里?为什么不能去医院?」。

「我们现在谁都不能相信,」他苦涩一笑,「就连我结识十几年的老同事都会出卖我,我还能相信谁呢?」

「你是指磁盘片的事吗?到底是怎么了?」

「纪卡特,」他心痛地摇摇头,「也就是那位计算机高手,我和他认识十几年了,但是没想到他却在今天背叛了我们的情谊……我早该知道,在这个吞人不吐骨头的残酷世界里,是不该相信倚赖任何人的。」

他偏激和痛心的言辞是那么深刻的痛苦,虽是低低道来却是惊心动魄。

明月深深一颤,心酸地看着他,「别这么说,那些人不代表整个世界。」

他闭上眼睛,试图要压抑着满腔震动的苦楚,但是只尝到了满嘴的苦涩。

他脸庞的线条又趋冷硬了,明月吸吸鼻子,霎时不知该如何安慰他才好。

虽然她不晓得迈可过去曾经经历过何种伤痛,但是他眼底眉梢深布的怀疑,还有对人性的绝望与不信任,却是那么样的强烈。

「我知道我的话你不会相信,但是这世界真的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她口干舌燥起来,拚命想要向他证明世界依然美丽,人性依旧美好,「还是有很多爱、信赖,还有关怀……你以前经历遇的虽然都是黑暗的一面,但是相信我,有黑暗就有光明……看看我,我就不是黑暗的一分子,我敢向你保证我对你是真心的。」

他疲倦的眼睑倏地睁开,深邃如海的眸子讶然震惊地看着她。

「妳--说什么?」他的声音里透露着惊愕迷惑又不敢抱希望的脆弱。

她轻轻地低叹了一口气,再也无法欺骗自己的心--

「我喜欢你,我对你的感觉是真心的。」她温柔地道。

迈可深吸口气,觉得世界好像瞬间在他面前跳起舞来,用他从来没有看过的欢愉方式……令他讶异的是,他居然感到一阵释然与狂喜。

黑暗悄悄地褪去了,快乐和甜蜜就这样蜂拥进了他的心房。

这一切的发生,好像再自然不过。

他闭了闭眼睛,觉得心底有一块地方慢慢契合完整起来。

「妳是认真的?」他低低道。

明月心如擂鼓,期盼地偷偷看了他一眼,假装镇定地道:「当然!你觉得如何?」

「问我的意见吗?」他有些笨拙地道。

「废言。」如果不是脚要忙着踩油门,她早就重重地大跺特跺起脚来了。

他吁出一口气,带着全然的释然和喜悦,「好。」

「好什么?」她瞪他。

他挣扎着转过身子,深深地凝视着她,「我相信妳是真心的,而我……」

明月心跳加速,双眼赶紧直愣愣地盯着前面路况,耳朵却紧张地高高竖起。

她拚命佯装不怎么注意的样子,其实心脏已经快要从嘴巴跳出来了。

「你怎样?」她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像拍钻戒广告的那个女主角。

他的视线缓缓从她握紧方向盘的小手移向她紧张的脸蛋;他低低笑了,无比真挚地道:「我想我对妳也是真心的。」

明月脑子轰地一声,差点被这句告白给打的七昏八素晕陶陶起来。

「啥?」她又想哭又想笑,但是却只能挤出这呆呆的一个字。

「我对妳有一种前所未有过的感情,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我却知道我绝对不能放弃掉这种感情,否则我可能永远都不会快乐起来。」他诚实地道。

词藻虽不优美,但是他真实的话语却一字一句地撞击入她的心。

明月想要忍住内心的狂喜,但是却憋不住嘴角的笑意。

「我……你……」她终于又哭又笑起来,最后忍不住大叫一声,「哇!」「小心驾驶。」他微笑着提醒她,眼眶却也是微微湿润着。

她轻捂着自己的嘴巴,笑声逸出唇瓣,「我这就放心了。」

「我很高兴听妳这么说。」他松了口气,也在此时才发觉伤口的剧痛彷佛减轻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