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殿

第18章

作者:蔡小雀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或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他浅笑着摇摇头。

「对了,我忘了你受重伤呢!」她的笑眼变成了担心,「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子弹穿过下胁,应该没有留在体内,」他专业冷静地判断,似乎在谈论的不是他的身体,「现在担心的问题就只是……噢!」

透过微弱的路灯光线,她忧虑地看着他苍白的脸色,「怎么了?很痛很痛吗?」

他勉强吸了一口气,继续道:「伤口现在只怕流血不止和细菌感染,所以我们必须要找一个地方把伤口好好包扎起来。」

「你这是枪伤,不看医生不行的。」

「我受过处理各种伤势的训练,」他低低喘息着,强忍着剧痛道:「我们现在必须找一个栖身之所,好让我们躲避追兵和包扎伤口。」

「我们何不去求助警察呢?我们可以请警察保护我们。」她突发奇想。

「现在还不行。」

「为什么?」

「妳如何能确定警方没有被渗透?」

「天哪!现在真的草木皆兵吗?」她苦着一张脸,唉声叹气道:「我们怎么会沦落到这步田地?」

「他们还没有制造几个假证据栽赃陷害我们入罪,然后让全美国的警方通缉我们,就已经算是客气的了。」他苦笑。

「天哪--」她呻吟一声,「可是,可是他们为什么不对我们做这种事呢?」

「因为他们有所忌惮,」他缓缓地从怀中掏出那张染血的磁盘片,冷冷一笑道:「我们手中握有他们的犯罪证据,他们在尚未得到之前是不会大肆追杀我们的。」

「这还不叫大肆追杀呀?」她翻翻白眼,「那什么才是?我觉得我现在就已经被追杀的很惨了。」

他轻轻一笑,「我就是欣赏妳这一点,危乱中依旧能够保持幽默。」

「多谢夸奖,跟你学的。」她扬起一边的眉毛,「好了,那我们现在该躲到哪里去呢?」

「如果我猜的没错,他们会查遍西雅图的汽车旅馆,所以我们……」

「怎样?」她眼睛倏亮。

「到山上去。」

「山上?」

「是的。」

现在上山黑抹抹的,要做什么?

「山上有许多猎人小屋,在森林深处,平常罕有人迹。」他戏谑地道:「因为现在还不是打猎的季节;可惜那些追杀者并不这么认为。」

「反正我们注定当猎物了,也无所谓什么季节,」她唉了一声,「他们还不是说猎就猎,哪会跟我们客气?」

他的唇边泛起一抹令人冷入骨髓的笑来。

「我们不会当猎物太久的。」他冷然道。

明月打了个寒颤,不需要询问也知道他真的被激怒了。

不知怎的,她突然有种感觉--那些追杀者该当心了。

「上山怎么走?」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什么叫做他们失踪了?」

一声怒吼伴随着一记砰然重响划破了寂静的办公室,葛格雷参议员的脸色已涨成了猪肝色。

里欧微微垂首,敛眉道:「我们的人追丢了他们。」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你不是说你会安排得好好的吗?」葛格雷怒道。

「柯迈可是情报界的第一把交椅,他的能力的确不能小觑。」里欧低低咬牙道。

「我不要听你分析姓柯的是第几把交椅,我要的是那些机密,那张磁盘片!」葛格雷不满地道:「不是说把他诱到纪卡特那里去,就万无一失了吗?」

「他也被解决了!」他低咒了一声,「如果不是他性子太急,急于要掏出枪胁迫柯迈可的话,柯遭可也不至于发现他是我们的人……」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葛格雷脸色难看极了。

「您密令发布的悬赏金太过诱人,他们都太急着想要建功领赏。」

「一群饭桶,这件事搞砸了的话,大家通通没命!」葛格雷咬牙切齿地道:「最近和中东那一方的联络已经进入最密切的关键了,如果他们成功了,我的地位将无限地攀升而上……所以,我绝对不能让这件事毁了一切……」

「是。」

「是什么?这件事情你从头到尾都有参与,如果我搞砸了,你也休想独活。」葛格雷倏地转头怒瞪道。

里欧瞇起眼睛,却只能低低道:「是,我会吩咐他们全力追查柯迈可和那个中国女孩的行踪。」

「最重要的是,把磁盘片拿回来,绝不能让他们破解那些密码,否则我们大家都玩完了。」

「我明白。」

他好不容易攀到白宫最有权势的参议员葛格雷身边,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设计了这一切……

他绝不能眼睁睁看柯迈可破坏掉他全部的心血!

等到参议员和中东的协议计划成功后,届时他的权势也将跟着水涨船高……

然后下一步就是把参议员拉下宝座--

所以,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破坏他的计划。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他们很幸运,真的在参天古木的山上找到了一栋居高临下,进可攻、退可守的猎人小屋。

而且最幸运的是,这里头储满了一屋子的罐头粮食,看来这个屋子的主人是打算在这里过冬的。

明月拎了一桶从屋后野苹果树下摘采的果子,缓缓走向屋前,边呼吸着这山里沁凉的清新气息。

空气中的芬多精真是令人全身舒畅,如果可能的话,她还真想一辈子就住在这山涧里头。

她向来就很羡慕金庸书里,令狐冲和任盈盈在山谷里养伤,采野果捉蛙烤食,耳鬓厮磨,琴笛合奏笑傲江湖之曲时的情景。

如果此生能够觅一佳偶知己,隐居在山林间笑指烟云,朝夕为伴,不用去理会红尘俗事的种种烦忧的话,那不知该有多好?

不过话说回来,这种事情就只有在武侠小说里才碰得到。

在现实世界里,别说要找到一个真心真爱的知己难,就是要在台湾隐居,都还得准备个千儿八百万的钞票,才有可能进驻「高」级地段里隐居咧!

所以想到这里就有点没趣……

不过以她和迈可现在的情景,倒有点符合她向往的情境……虽然他们现在的处境是逃难不是隐居,而且东方令狐冲变成了西方詹姆斯?庞德。

她想想突然好笑起来。

迈可就在这时捂着下胁,动作稍嫌迟缓地走了出来。

「嗳,你出来做什么?伤还没好耶!」明月急急忙忙把他给推进去。

「我已经在里头闷了两天,该好的也好的差不多了。」他微笑,苍白的面孔泛起一丝红润。

「不行不行,你看你的脸色还很难看,」她威胁地扠腰道:「嘿,我现在是唯一身强体壮的人哟!如果你敢不乖乖听我指示的话,当心我把你按在腿上打屁股……你知道对一个男人而言,那是多么丢脸的事。」

面对她的威胁,迈可却是扬起一道眉毛,失笑道:「把我按在腿上打屁股?妳不会这么做的。」

「试试看。」她下巴一昂。

「姑娘,」他提醒她,「我比妳重上好几十磅。」

「你没听过四两拨千金,三斤老鼠背四斤猫吗?」她气概无限远大地道。

「没听过。」他简单地道。

「喂!」

他笑得好开心,眉宇间常驻的萧瑟顿时一扫而空。

「好了,我不逗妳了,我们进去吧!」他一手揽过她的腰,一手接过她手上的桶子。

「你的伤!」明月直觉要抢回来。

迈可动作利落地闪避过她伸出来的手,微笑道:「就算我受了伤,妳还是抢不过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