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殿

第19章

作者:蔡小雀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是怕你伤口发炎或是迸裂了,」明月眼眸蒙眬起来,「你这样逞能,要证明的是你不需要任何人,可是你一点都没有考虑到人家是不是会担心……」

她语中的情深意重令迈可心中一阵深深悸动,他声音微哑地道:「抱歉,我害妳伤心了,可是我并不是存心这么做,这是我多年来的习惯,而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改过来……不过我会去尝试,尝试着依靠别人,信任别人。」

她是他第一个想要信任的人--

她破啼而笑,眼中燃起了一丝希望的火光,「真的?」

他迟疑了一下,随即重重地点头。

明月环抱住他的腰背,吁了口气。

「今天晚上你想吃什么?」她微笑地道。

他凝视着她黑亮的杏眸,轻轻地道:「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吃妳。」

明月脸颊瞬间红若彩霞,一颗心脏差点从嘴巴跳出来了。

「嘘嘘嘘!」她娇叱,声音却细小如蚊蚋,「你在讲什么啦!被人家听到会误会的……」

人家令狐冲和任盈盈可没有类似这样「煽情」的对话呀!

迈可失笑,看着她又羞又涩的脸庞,不禁放下了拎在右手的桶子,专心一意地将她揽入怀中。

「嗨,在这深山里头只有我们两个,哪来的『被别人听到』呢?」他轻声笑谑地道。

明月脸红的跟西红柿没两样,她咬着唇又想笑又羞怯,「就算是这样,那,那种事也不能大声嚷嚷呀!」

「噢,」他装作恍然大悟,「不能大声嚷嚷,我们只要小小声的做就好了吗?」

「柯迈可!」明月脸上的臊热程度都快要可以煎蛋了。

她甚至觉得自己头上都快要冒熟烟了。

遭可轻轻地低下头,温柔地凝视她,「嘘,请闭上眼睛。」

「干嘛?」她愣了愣。

他缓缓露出一抹邪邪的笑意,覆上了她讶然的唇瓣。

「因为我要吻妳。」

「……」

山涧的水流声轻柔湍湍,林间的小鸟轻脆呢喃,彷佛在为他们伴奏着背景音乐。

此时此刻,情人间的确只适合做某种事,而不是说某些话……

第八章

中东沙漠区

研究室里的所长正烦躁的踱着步,他几乎耐不住性子地低叫起来。

「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如果在这一个月里没有研发成功的话,我们就得要死在这片沙漠里了。」

他手下的研究员们脸色霎时变白,握住显微镜的手也发起抖来。

「所长,我,我们已经成功地将cacc(化武)的威力提高好几倍了,我想这应该已经能够符合总理先生的期望了。」其中一人畏缩地提醒他。

「你懂个什么?cacc虽然能迅速地散播,致使呼吸者手足麻痹,口部严重灼伤,最后死于心脏休克,但是这是在九一年的时候;而cacc在九七年时就有特效药可治疗了,对于中毒者而言只不过像是生了一场重病罢了,」所长喘息道:「你以为总理先生会满足于这样的生物武器吗?」

「可是,我们这四年来所培养的iz噬肉炼球菌并不稳定,它无法完全适应氧气,过多的氧气甚至就可以把它消灭得无影无踪,因此尽管它的散播力强,杀伤力大,但是遇到大气层中的氧气量增加,它就会被摧毁掉了。」

「至少唯一足以欣慰的是,它能够迅速在十秒钟内吞噬掉人体里面所有的器官,」所长重重地捶了一下桌子,咬牙道:「只要我们克服了氧气这个问题,只要我们让它在氧气里也得以生存,那么我们就成功了。」

研究员之一揉了揉他僵硬疲倦的脸颊,颓然吐了口气道:「可是我们已经试过了几千种方法,都没有办法解决这个最关键性问题。」

所长抓紧了自己的头发,低声道:「我们糟了。」

「所长,我有一个建议。」一位来自挪威的金发研究员迟疑地道。

「什么建议?」所长像是抓到了大海中的一根浮木般,倏地抬头,「快说快说!」

「我想,」他吞了口口水,「我们现在只能尽快赶在期限前解决这个问题,假如到最后真的没有办法,我们就蒙混过去。」

「怎么个蒙混法?」所有的人都瞪着他。

「把东西交出去,然后我们可以编一套理由。」

所长嗤之以鼻,「不行,总理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让我们蒙混得过去?你知道,假如他抓到了我们的错处,他会非常非常不高兴的……不过他会很乐意把我们活埋在沙漠中当作肥料的。」

「那我们无计可施了吗?」

「我们目前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赶在期限前把iz噬肉炼球菌培养完成。」

所有的人不约而同地抽了口凉气。

如何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克服空气中含氧度的困难,这实在是一件再艰辛不过的任务了。

科学并非魔法,可以一挥魔棒就心想事成,科学是需要时间一次又一次的试验的。

但是显然总理先生不作如是想。

尽管研究室里的室温永远是最舒服宜人的,但是所有的人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当初实在不应该答应这份高薪却高危险性的工作。

但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领悟永远比事实慢一步。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迈可伤口愈合的状况非常好,休息了近十天,已经行动自如,像没受伤前的利落敏捷了。

其中明月的功劳自然不小。

饭后,迈可站在明月的身旁帮她擦拭盘子,动作虽然稍嫌笨拙,但诚意却是十足。

「幸好这猎人小屋里有小发电机,要不然连洗个碗都还得出去外头提水呢!」她满意地吁口气,甜甜一笑道:「好棒,如果我也住在美国的话,我一定也会去弄楝像这样的小屋来住住。」

「妳喜欢?」

「当然,这种感觉真好。」

「或者我们可以买一栋,以后来度假。」他想也没想地就脱口而出。

明月心一紧,颤抖地望着他,「我们?」

「买房子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他看着她,倏地笑了,「放心,我绝对有这个能力。」

据他所知,台北的房价颇高,因此大多数的民众置屋并不容易。

他以为明月担心的是这点。

明月递给他一块湿答答的盘子,手都有点发抖,「我并非质疑你的经济能力,我想当个中校薪水应当也不少吧!」

「是不少。」他没有告诉她,他的父母亲都是西雅图的望族,因此他从父母亲那里继承了大笔他不愿意接受的遗产。

明月慢吞吞地,怯怜怜地道:「我指的是--『我们』和『以后』这两个词。」

他微蹙起眉头,「我不懂,妳的意思是?」

「你这么说是在承诺一些未来的东西吗?」她深呼吸一口气,深深地看着他,「我从来不敢奢望我们之间能够有未来,虽然我好想好想……可是……」

「可是什么?」他轻轻问。

「我知道对你而言,未来是一个毫不确定的因子,很令人怀疑的一个名词,」她垂下眼睑,察觉心底滋味复杂莫辨,说不出是酸楚是苦涩还是期待,「你身处的世界的确是灰色地带,有太多人性的丑陋;所以你不相信人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因为唯有如此,你才不会深受伤害。」

她的话像是醍醐灌顶,更像是一支箭般深深地戳进了他的心底,击中了他内心深处所有的恐惧与深沉感受……

迈可不可思议地瞪着她,却是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是我这些日子以来的感觉,我不知道对不对,但是我只想告诉你,我爱你,我想和你共度未来;」她深切真挚地道,「可是我并不要求你一定要跟我有共同的想法,我想你身上背负的沉重包袱并没有这么容易就抛开,你长久以来所受的痛苦也没有办法这么快就痊愈,但是我希望你能够让我帮你,至少陪在你身边,陪你去经历这一切,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