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殿

第15章

作者:筱恩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马?”花月拉了拉一马的衣服。

“放心,先别跟我说话。里面的“东西”不会咬人。”一马低声说。

“相川先生,您说了什么吗?”

胖胖的田中怀疑刚刚听到“会咬人”什么的,是他耳朵有问题吗?

这位年轻的相川先生也不过小他几岁,现在是一家有名咖啡馆的老板,因为咖啡馆附近设了法式简餐,为了新鲜蔬菜所以有了生意往来,他一直都是信誉不错的客户。这回订单数量出人意表,田中再三确认无误才送来。

“没事,我没说什么。”

职业性的微笑还是很好用的,一马把魅力一口气提高百分之十。

是听错了吧?

胖男人田中搔搔头,迅速地开了锁。拉开冷冻储藏室的门,也点亮了一室光明。

厚重的门一开就像要把人吸进去一般卷起一阵寒气,飘动的白雾一阵阵地散了出来。

一马丝毫不受寒气影响,直直地伸手撩起塑料胶布走进储藏室检视货品。

货品就在眼前,被包装的十分良好。巨大的透明塑料胶带呈现一颗颗雪白硕大的东西。

“黏”在一马背上的花月把脸凑近,大大的眼睛眨了眨,美美的眉头皱了一下。

这个……这个是……!蒜头?成千上万个已经被处理过,没了外皮的巨大蒜头?一马想用这一柜特大蒜头熏死所有的来宾吗?

谋杀!这绝对是谋杀!不行啊!这样杀人是犯法的!

“一马!一马!这是大蒜,这里全是多得吓人的蒜头。你要这么多蒜头做什么?”花月毛骨悚然。

一想到一马蓄意朝来宾施放蒜头的气味。花月脑子里就播放起历史上恐怖的纳粹军队为了消灭犹太人而建造的毒气室画面。

“相川先生,这一柜看完还有旁边那一柜,您预定的数量不少,所以我分两柜放,我先去开门。”胖男人在外头喊。

一柜不够还有旁边的?总共两柜蒜头?

花月有种窒息感,只要想到被座山一样的蒜头给埋了,他就想逃走。

“一马!一马啊!你想做什么?”花月着急得拉着一马的衣服。

“我没想要做什么啊!”一马头也不回地说。

“你住手吧!别这样啦!来宾和你又没有深仇,把他们毒死是要坐牢的。”花月苦口婆心地劝着。

“没事,我不是想用蒜头把来宾毒死,这些蒜头是准备给一个人吃的。”一马安抚起花月。

“谁会需要吃这么多蒜头?”花月问。

“当然是‘特别’的人。这些全是送给他的礼物。”一马笑道。

特别的人,一个特别到见到蒜头就会抓狂的人。

呵呵呵!达内特,你可一定要来喔!

瞧瞧这些角度与成熟度都近乎完美的蒜头,这可是为你准备的大礼唷!

一马笑得很邪恶,形同陷害忠良得逞的奸臣。

“一马啊!为什么我们结婚要送这么多大蒜头给那个‘特别的人’?”花月不解地问。

确定一马不是要用这堆蒜头犯罪后,放下心的花月不禁好奇一马所说的那个“特别的人”。

“秘,密!”一马很神秘地说。

这些蒜头肯定会让达内特那个疯子吃到翻肚,愿赌服输。他相信他的老朋友狄兹也会站在他这一边。一马在心里偷偷笑。

若是达内特消化不了这堆精良的蒜头,剩下的经过“加工”成蒜泥之后还可以装罐密封起来,不仅造福家里还嘉惠了咖啡馆的大蒜面包,省事又方便,称得上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告诉我嘛!”花月再度拉了拉一马的衣服撒娇。

“先不说这个。花月,你们鬼眷是不怕蒜头的吧?”一马正经的问。

“蒜头有什么好怕的?”花月反问道。

“的确是没什么好怕的。”一马想了想后说。

“嘻嘻!一马真可爱,你是不是把所有的鬼都当成吸血鬼啊?”花月笑盈盈地趴在一马肩上。

“呀!被你发现了,请原谅我才疏学浅见识不广。”一马闭起眼双手合十行礼讨饶。

“我可没有尖尖的牙喔!”花月凑上浅紫的唇在一马脸上偷亲一记。

“是是是!你没有尖尖的牙只有可爱的角,暖!你可别把我的豆腐吃光,这是在外头,万一你阳气补过头现出形来,到时看我们两个怎么办。”一马苦笑。

一人进门两人出,不把外头那位忠厚老实的男人吓进医院,也会惊来一群警察包围,要是花月被警察以偷蒜头罪逮捕。鬼堂家的家眷一定会暴动。

跟花月相处久了总算知道鬼是怎么补阳气。简单来说,补充阳气方法跟大众传媒所说的很相近,找个人“吸取”就行了。

可是说容易,事实上也有其困难,世上的人这么多,并非每个都可以吸取。波长要相符,血型要相同,更要阳年阳月阳时生,而且就算可以吸取,对方也不见得愿意把阳气分给一只鬼,强夺豪取极易惹出事端。

万一被那些既激进又有习过灭鬼术的阴阳师得知鬼的踪迹。这就很不妙了。

因此行事低调的鬼眷们都宁可用相亲来选对象,一来可以“合法”取得阳气,二来又可以制造鬼眷继起之生命。

吸取的方式亦是小菜一碟。只要鬼的唇一接触到人的任何肌肤即会吸取到阳气。就算鬼不愿意吸取,阳气仍会源源不绝流进鬼体内。

阳气被吸走对人而言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只要出去做做日光浴就能补回来。但是对鬼来说有没有补充到足够的阳气却有极大的关系。阳气越少鬼就越无法现行,相对的,阳气补足了,就算是花月这样的阴鬼,都可以在阳时烈日当空时出门不再会被灼伤。可是有一得就有一失。补充太多阳气的鬼就不能隐身了。

然而,现在为求行动方便,所以花月是隐起身行“挂”在一马背上的。万一现了形被所有的人瞧见。即使不引来警察,以花月的倾国倾城容貌非造成街上的人群围出金氏世界记录上最多人聚集一处的记录不可。

“好嘛!好嘛!我只是一时不小心嘛!又不是故意要吸的。”花月垮起小脸。

他也没吸很久啊!一马好小气,才吸一点点就叫叫叫。

“我没说你不可以补充,我也很喜欢你这样,甚至随便任你扑上来都行。只是提醒你一下,我怕你又突然忘了行补过头,发生像上次那样把人吓到的事。”一马伸手摸摸花月。

上回一马办完事开着车在国道上遇到经常发生的塞车。日落西山夕阳无限好,一时气氛好,环境佳。坐在旁边的花月忍不住靠上一马偷吻,不料初“熟”之鬼不知节制,忘情地把一马地豆腐给狂吃一番。不但让一马险些因美色当前昏了头而人仰马翻,还让旁车驾驶因为见到“艳鬼现身”吓得当场口吐白沫心脏病发造成不小的事故。

“呀!一马坏,别再提那件丢脸的事,我会小心的。你就忘了它好不好?”花月真想挖洞把自己埋起来。

那次是意外!意外!被美色迷了眼主动亲一马的花月一时忘了形,没想到亲着亲着就失控了。阳气停不住地涌进身体里,那感觉真是前所未有的舒服。花月发誓他真的不是故意要一直吸一马的阳气。竟然会让阳气过多而隐不了身。这绝对是意外啦!他真的不是变态,也没有欲求不满。

“那可不是丢脸的事啊!你不可以把情不自禁爱我的事实当成丢脸的事,我会伤心的喔!”一马伸指头画画花月染上晕红的脸。

“可是我会不好意思。”花月小小声地在一马耳边说。

“我就喜欢你的不好意思,很喜欢。”一马抬起花月垂落的长发至嘴边轻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