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殿

第21章

作者:林淮玉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踩着三寸金莲来王府找人的张铁军夫人看来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我是张大人的元配。”张夫人自我介绍道。

纪晚樱和杜香椿对看了下。

“想替另位张大人求情。”张夫人又说。

“你是张铁军的未亡人,来这儿替张潮舟大人求情?”杜香椿整理了她的话后说了一遍。

“是的。你们二位谁是纪姑娘?”

“我是。”纪晚樱淡淡一笑。

“张大人纯粹是为了帮忙,帮铁军的忙,他临死之前写了遗书,希望他死后能想法子让他和王妃生下的孩子认祖归宗。”

“夫人真是大方,张铁军娶了那么多妾,你不生气吗?”

张夫人看了一眼杜香椿。“气什么?至少他没丢下我,我一直是张府的大夫人。”

“夫人,我姐姐和张大人的事是真的吗?”纪晚樱一直不愿相信自己的姐姐做了这样的事。

“孩子都生了,你说假得了吗?此次我前来告御状,一来是希望能搬回京城,二来也是为了孩子。”

“做贼的喊捉贼,哪有这个道理?师哥不会同意的。”

“皇上会作主。”

“丢人啊,皇上不会理这种事的。”

“告诉我,张大人如何认识我姐姐的?”

张夫人一笑。“他们如何勾搭上的,我怎么知道?”

“张铁军骗了姐姐?”

“别说得这么难听,男欢女爱都是你情我愿的,铁军一向多情,王妃要入迷我也没办法啊。”

“张铁军已有那么多妾了,为什么不收敛收敛?”

张夫人一笑。“兴许是王妃缠着我们铁军也说不一定啊,你凭什么认为一定是男缠女?”

“张夫人,你给我客气点!”杜香椿气愤地道。

“我已经很客气了,这间大屋子是很气派啦,可是一样关不住王妃追寻她的春天。”张夫人冷语反击。

“是啊,就像你,一张嘴够毒利了,可是仍然关不住丈夫的风流情种。”杜香椿回敬她。

“你——好样的!”张夫人被她的话气白了脸。

“彼此彼此啦。”

“你别太得意。”张夫人脸色难看的告辞。

纪晚樱心情沉重地道:“王爷要是听到张夫人的这席话,不知会怎么样。”

jjwxc jjwxc jjwxc jjwxc jjwxc jjwxc

月色皎白,纪晚樱一个人在月下散步。

“今天受气了?”

纪晚樱一愣,轻描淡写地道:“托王爷的福分,晚樱很好,气不上身。”

“张铁军的未亡人说的那些话,你别往心上搁。”

听他提起,她道:“王爷知道了?”

“嗯,香椿全告诉我了。本以为张家人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没想到张潮舟是张家旧识。”

纪晚樱轻抬双睫。“王爷受委屈了。”

朱序涛不作声,半晌之后才说:“有什么委屈?事情发生时才真是委屈,现在则不。”

“王爷调适得很好。”

“不是我调适得好,而是现在有你陪着,心里有什么不愉快马上就能烟消云散。”

“真的?”纪晚樱受宠若惊,不敢直视他的眼。

“你不知道自己有多重要吗?”朱序涛俯下脸,托起她的下颚。“让我看看你。”

她抬眼,小小的身影似风中的杨柳。

“王爷,我替姐姐向你道歉。”

“你已经道过歉了。”他笑了。

“姐姐心里恋着的一定还是王爷。”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能确定姐姐是这么想的。

他摇头。“那已经不重要了。晚樱,现在你才是最重要的。在我心里,你是最重要的。”

“王爷这么好,姐姐实在不应该接受张铁军。”纪晚樱咬了咬下唇,感慨的说道。

“好与不好怎么界定?”

“张铁军妻妾成群,那样的人怎么会比王爷好呢?”她很单纯的这样想。

“傻瓜,妻妾成群有的时候并不是女人动心的唯一原因。”他一笑。

纪晚樱看向他。“王爷现在比较常笑了。”

“常笑不好吗?”他问。

“好啊,晚樱喜欢看王爷笑,王爷笑的模样很好看。”在她眼里,王爷什么都好。

“等咱们成亲后,我会有更多想笑的时候。”

她羞红了脸。“成亲,我们真的要成亲吗?”

“你不肯吗?”他心中一急。

“不是的,总觉得这一切来得不像真的,有些像在梦中,我连想都不敢想。”

“你没发现府里上下都忙着张罗喜事?”他笑着捏了捏她的小鼻尖。

“我以为朝露公主……”

“她走了。”

“走了?”纪晚樱一惊。

“昨天回爪哇国去了。”他不想多作解释。

“这么匆促啊。”她喃喃地道,心像微风一样飞扬,原来他对她真是有情的。

“我可受不了你让她欺负,那回在回廊已经是厚待她了,若留她下来,天天让你难受,我这个做丈夫的见了会心疼。”

“什么丈夫?人家还没嫁你呢。”纪晚樱娇羞地道。

“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朱序涛忐忑地问。

“不只是一点喜欢而已,晚樱对王爷有说不出的喜欢、非常非常的喜欢。”她咬着小嘴、羞答答的说。

“真的?”深情的眸子牢牢盯住她,他将手臂搁上她的腰肢,紧紧的圈住她。

“在这个世上,再也没有比王爷更能牵动晚樱的人了。”她真心的道。

“我会把杳儿当作亲生孩子抚养长大,你的想法呢?我想知道你怎么想。”

“杳儿生在王府,就该长在王府,至于认祖归宗的事,等杳儿长大了由她自己决定。”他也有同感。

“咱们俩就这么说定,以后我们会有其他孩子,待杳儿也不能有分别心。”

“我不会。”毕竟杳儿是姐姐的孩子啊。

“我知道你不会,可我怕我会,所以我需要你的时提醒我,不能让杳儿觉得我少疼她。”

纪晚樱噗哧一笑。“王爷好坦白。”

“你也觉得我会有分别心吗?”

她想了想后道:“以后王爷也会妻妾成群吧,所以王爷的孩子将会被不同女人养育,晚樱以为要无分别心,并不容易。”说完,她噘着小嘴。

“天地良心,我已有了你,还要其他女人做什么?”他连忙解释。

“就算王爷以后妻妾成群,晚樱也不会怪王爷的。”她涩涩地说。

“违心之论!”他一笑。

她踮起脚尖,专注的看着他,然后在他唇上印上一吻,“王爷……”

她主动的献吻,挑起朱序涛体内熊熊的情火,为了平息她造成的火,他毫不温柔的吻上她的唇,把她的唇给吻红了。

“你勾引我。”他喘息地道。

“王爷……”纪晚樱饥渴的回吻他,她被自己的反应吓着了,好骇人,她怎么会这样?

“今晚,你将完全属于我。”他将她打横抱起,一刻也停不下来地直奔“序涛楼”。

纪晚樱颤抖着,美丽的脸上泛着奇异的神采。今夜她就是王爷的人了,怎样才会成为王爷的人呢?她的思绪突然转到那日在书房外瞧见的狗儿……像公狗对母狗那样吗?她惊惶地看着他,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王爷,请你温柔的待晚樱。”她羞涩的请求。

语罢,朱序涛大掌一推,将她放倒在大床上,疯狂的吮着她的唇。

“你知道,男人动情时,有时很难拿捏的。晚樱,我的好晚樱。”他渴求着更多的快慰。他强悍地主宰了她纤弱的身子。

她知道他不会辜负她,他也知道她一辈子都会留在他身边。

这就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