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殿

章节32

作者:季巧2019-12-17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玉儿?」再次轻唤自己的妃子,晏宁坐上炕,长臂将她轻搂过来,轻哄着:

「不哭了。」

是啊,不该哭泣的,在帝王面前,她只能承欢献媚,如何能在这种时候掉泪?

他以拇指拭云她梨颊上的泪珠,柔化了一贯的凛冽,他噙着淡淡笑意,眼底透出无尽怜惜。「怎地跟以前一样爱哭呢?」

淡淡一句,说明了他不曾遗忘过她,她心酸着,幽怨道:「奴婢……以为这辈子再也无缘……」

「是朕不好。」轻叹了声,曼宁打断她嗫嚅的哽咽,不让她道出那样不吉利的话。「你的胡旋舞,朕毕生难忘。」

那年他从漠北途经长白山,被长白府的县令盛情款待,那晚,他见识了她的风华绝代,年仅十五的她,美得令人目眩,他的视线,整晚无法从她身上移离。

「怕吗?」托起她细嫩的下颔,他眸光深邃,喃喃问:「怕朕吗?」

初遇那夜,他就是这样握紧她颤抖的指尖,沈声问她怕不怕?

怕啊……怎能不怕?在府中,她只是名汉女所出的女儿,地位连家妓都不如,她的亲姊姊,也是这样被阿玛送给权贵狎玩,第二天,姊姊就投井了……

不堪的记忆使她泣不成声,娇弱的身子不住慌颤,她害怕自己会落得跟姊姊一样的下场,更惶惧这样不知趣的举措,会惹得面前的智亲王大怒……

然而,他并无半丝不悦,只是拥住哭成泪人儿的她上炕,安抚她放心入睡。

薄如蝉翼的尊严,在他的怜爱和庇护下,寻回了该有的强韧。

无关权势和身分,她就在刹那间丢了心魂,那样措手不及就爱上了这个男人。

回忆过往他是如何把自己带离那处黑暗,她心一热,忘情低呼:「二爷……」

在悚然一惊的瞬间,就被他吻住了朱唇,她眯起美眸,主动勾住他健壮的肩膀,柔顺地接纳他的给予。

「再叫一遍。」哑声命令,他并不怪罪她的肆语,反倒张臂将她纳进胸怀,厚实的大掌抚上她纤细的腰肢,他炙热的目光泛起蒙胧眷念。

「二爷。」依偎在他胸前,她柔柔软语,抬眸望向这个已不再是智亲王的男人,她心念一动,瞬即明了他内心的孤寂。

没有任何人比皇帝更寂寞了,朝廷正值多事之秋,此刻,是软弱也好,逃避也罢,他不想再背负大清江山的重担。

撑起身子,她大胆地捧住他俊美的脸容,倾身吻上他的薄唇,娇声说:「玉儿不怕,二爷是我的夫君,我怕什么?」

被她清灵动人的笑靥所惑,他抿唇一笑,动手解开了她身上单薄的小衣……

相贴的温度,在他愈加收紧的力道中迅速上扬,她娇喘着,牢牢攀附、拚尽力气享受这份失而复得的宠爱。

一夕恩爱,欢快如潮水盈了一身,枕在他温暖的怀抱里,她知道自己如何都不甘重回以前被冷落的日子了。

夫者妇之天,这是每个女人的命数,固宠,成了她当下最迫切要做好的事。

回到宫里,房里的宫人无不向她展颜道贺,她愉悦欢笑,满面春风,细心打理妆容间,她在铜镜里看到那抹倚门伫望的小小身影。

不似乎日的视而不见,玉如转过身来,款步来到门前,首次抱起了长期被她忽略的女儿。

被拥进那样香郁的软怀,淳临一下子呆了。这是额娘第一次抱她……

「好漂亮的海棠。」抱着淳临坐下,玉如柔声问:「临儿喜欢海棠花?」

「这是给额娘的。」举起昨日带回来的花儿,淳临不忘请安。「额娘金安。」

细声细气的童嗓惹得玉如不住轻笑,素手接过海棠,她疼惜地亲了亲女儿。

肤要谢谢你,这些年给朕调毅出那样聪颖的公主,肤打算请元凯专注教导临儿,她既有与阿哥看齐的志向,朕定必好好栽培她成材。

昨夜,她在晏宁口中得知淳临这些天都跑去上书房看阿哥读书,她暗暗吃惊着,但从他语话里的激赏,立时意识到淳临的重要。

若要固宠,淳临无疑是最重要的一道桥梁。

抱着曾与自己血脉相连的骨肉,她并非无愧,这些年,她一直认为是女儿导致自己失宠的最大主因,谁知,最终还是靠女儿扶了自己一把。

从今以后,她不再冷落淳临,重新克尽母职,她用心调教,让淳临成为自己最骄傲的女儿,倚仗着帝王的宠爱,不到一年,她从如贵人册升至如嫔。

淳临的争气与乖巧,也博得她全心全意的关爱。

入秋后的万寿节,玉如终可踏入乾清宫赴宴,与天子举杯畅饮。

「祺申,朕把临儿交给你了,小心看顾着,这丫头调皮得紧!」

抱下黏在怀里撒娇的爱女,曼宁朗笑着,把淳临交到祺申手上,让她跟别的公主和阿哥一块儿聚在「御花园」里玩乐。

「喳。」领命颔首,祺申握住了淳临的小手,带她步出了乾清宫。

「你叫祺申喔……临儿可以喊你小申子哥哥吗?」睁着一双好奇的大眼,淳临仰着小脸,看着容貌俊秀的大哥哥,对他露出讨喜而娇憨的笑。

被她的笑容牵扯出莫名的熟稔,祺申停下了脚步,不禁忆起了去年绛雪轩前被欺负的瘦小娃儿……

「可以吗?可以吗?可以喊你小申子哥哥吗?」

急切的追问焕出他满眸笑意,是他糊涂了,那个娃儿,可没像淳临如此爱笑又多言呢。

「可以。」勾唇浅笑,他再次握紧了她胖胖的小手。

一整天下来的相伴相随,他俩皆把彼此的身影,深深烙进了心坎里去。

那年冬月,红线已牵,姻缘早连。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