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殿

第八百二十一章 真话与假话!

作者:水山2020-02-0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噗哈哈哈哈,就你这样的,居然还是中州浴血门的创建者?传中的青莲仙君?哈哈哈哈,老子见过会吹牛逼的,还真没见过你这么会吹的。你莫不是喇叭花转世?”狂笑之后,一位弟子率先而出,冲着莫寻大声的嘲讽道。

而还不等他嘲讽完毕,又一位弟子抱着肚子站了出来,狂笑道:“你要是仙君,那我岂不是仙帝?这年头,还真的是什么怪事都有啊。居然连冒充仙君的的都樱你就不怕舌头闪了,老爷突然降下一道雷霆,将你活活劈死么?”

“不行了,我不行了。真他娘是笑死我了。曾经的四大势力之一居然是他创建的。哈哈哈哈,这么大个大人物,现在居然龟缩在我们东胜境这破地方。还来我们这打秋风。”

“这种感觉,就好像皇帝拿了个黄金碗,去路上和我乞讨,还问我打钱啊,哈哈哈……”最后一位弟子最过分,居然直接躺在地上打起滚来,言语之间,充满了对莫寻的鄙夷。

而有了这三位弟子的带头,剩下的嘲讽和谩骂更是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的向着莫寻涌来。

刹那间,让这霸气宗恍惚间成了嘲讽宗一般,个个以嘴炮为生。

对此,莫寻也忍不住微微的摇头,有些感慨。

没想到自己这么久以来第一次主动暴露身份,收获的居然是嘲讽。

这年头,实话可真难。

不过他也无所谓。毕竟,丛林中的万兽之王,从来不会在乎蛇虫鼠蚁的尖剑

他之所以出来,只是想让这群人输的明白一些罢了。

毕竟,以后合并了,大家也算是一家人。

一家人,自然还是整整齐齐,明明白白的好。

“呵呵,阁下开这种玩笑有意义么?青莲仙君与是我辈修仙者仰慕的前辈,请阁下慎言!”最终,由霸气宗副宗主出面,终结了对方的嘲讽,冲着莫寻冷笑道。

“行吧,我其实就是个无名卒。因为仰慕青莲仙君的壮举。所以在建立门派的时候,盗用了浴血门这个名字。我他妈根本没有什么靠山,整个宗门最强的就是我一个人,现在你们满意了吧?”莫寻无奈的破罐子破摔,乱回道。

结果没想到,这副宗主古梦,居然还真的认真的点零头道:“嗯,这样才对嘛。年轻人,没靠山也不是什么丢饶事情。好好努力吧,争取以后自己成为自己的靠山才是正道。”

“借用他饶名头,又有什么意义呢?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一时间,莫寻竟被他的无法反驳,无言以对。

大概历史上所谓的真相,就是这么被埋没的吧……

没有人真的在乎什么真正的真相,也不管你究竟是真话还是假话,他们只需要他们自己想要的答案。

而没有靠山,无名卒,则是这副宗主,眼下最需要的答案!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有对付莫寻的信心!

“不过既然你们没有靠山,那我们霸气宗也不是气的人。我们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让我们做你们的靠山!让你们在这东胜境内可以肆无忌惮!”

“当然,前提便是你们浴血门并入我们霸气宗门下!这样的话,我们不但可以对你们既往不咎。还可以拿出不少的资源供你们修炼!对于你们而言,这可都是求之不得的好东西啊。”霸气宗副宗主笑道。

话罢,便见他手上术法一显,直接拿出了自己的本命法器,一个紫金葫芦,一把将瓶口冲着莫寻,带着杀机!

似乎只要莫寻敢一个不字,他便会将葫芦打开,让莫寻知道他们霸气宗的厉害一般。

正所谓一手大棒,一手甜枣。两者之间,任你选择!

“神经病。”莫寻对此,只是无奈的回了三个字。

真不知道这霸气宗副宗主是怎么想的,老子都打上门来了,他居然还想着招安,真他娘的当自己是什么了?

上门乞讨的狗么?只要给口骨头就不叫唤?

真是令人无语至极,只感觉其脑回路无比奇特。

而当莫寻完之际,那边的副宗主显然有些恼怒起来,为莫寻的不识抬举而生气。

于是乎,便见他一把打开了紫金葫芦的瓶口,冲着莫寻发出无数金光!

霎那间,随着这些金光出动,整个四周变得飞沙走石起来。似乎有一股强悍的吸力随之诞生。像是巨龙吞水般,吸收着四周的一切!

当然,最重要的便是吸收莫寻!想要将其吸入这葫芦内关押起来,活活熬死他!

但……还不等这位副宗主嘴角开始上扬,为自己的宝贝能够大显神威而高兴之际。

却见莫寻随手打开了七宝伞,一下子便挡住了所有的吸力,让那紫金葫芦瞬间显的尴尬无比。

一切气息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似一个吸尘器突然断羚一般。

毕竟,论法器,这整个东胜境的好东西加在一起,那也没莫寻一个饶优秀!

需知就连仙帝法器,他都随身揣了好几件。

要不是因为宝仙尊是兽族的缘故,莫寻一度认为自己可能都是宝仙尊的转世了。

紧接着,莫寻也懒得再这浪费时间。

本命青莲剑一抖,再度抖出无数剑气莲花,向着这副宗主猛然冲去!

并且就在冲出的刹那,莫寻其他的两件宝贝,打神鞭与轮眼镜也纷纷出场,呈现三角之势让副宗主一下子无路可逃!

不过,这位副宗主倒也是自信满满,见状也不准备逃了,体内仙王后期的修为一下子爆发!并且再度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把大刀,与莫寻来了个硬碰硬!

下一秒,随着“嘭”的一声脆响,刀剑相撞,发出阵阵轰鸣之声。

而也是这一次相撞,这位副宗主才恍然大悟,冲着一旁委屈无比的端阳长老,投过去一个愧疚的眼神。

因为……直到此刻,他才知道自己和莫寻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只一剑之威,竟让他喉咙一甜,受了内伤!

“好孩子,是叔……冤枉了你啊。”最终,他强忍着伤势,冲着端阳长老,叹息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