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殿

章节4

作者:光泽2019-12-1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方水人轻轻吐烟,情事后的疲惫有一种慵懒情调,空气中还有纵欲后的气味,淫靡放荡的时光已然离去,却留下了一种难以平复的感动。

享受着韵味,品尝着快感,更回忆着那激烈的狂乱,不愿太快清醒的男人抵着床板,手指翻弄着一旁矮柜上的照片。

三个相框里,分别是现在闭眼小憩的女人在三个不同的年纪,和不同的男性所拍下的。

孩童期的她,青春期的她,还有大概是大学那种最甜美时期的她,身边分别有着一个白净小男孩,一个黝黑活泼少年,还有一个异国男性。

原有的愤慨起因于她的来者不拒,但在碰触、进入了那兴奋却极度生涩紧张的身子后,憎恨消失无踪,而苦楚随之增生。

她是否已经忘了他,然后想要和其他男人开始恋情……其他男人既是他,又不是他……

「这是妳男朋友们的照片?」

被自己搞得心慌意乱,方水人虽然刻意加强了「们」字,可声音却柔得能滴出水。

身体的麻感还没有完全消失,某处还有着不是不快,但强烈的异物感,声音也因为哭喊而发疼,久未享乐的神经系统直嚷着超载,但女人却霍然张开了眼睛。

安琪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定定凝视。

「你刚才真狠。」

他的所作所为,完全如同他先前狂野的宣示,而她几乎就要散成片片。

调回视线,男人抚摸着女人的发,揉着她的脸蛋,轻轻将方才罩上的床单掀开。

触目惊心的咬伤,开始发胀的红色吸吮之痕,布满了女人的全身,方水人爱怜的吻上。

「我以为妳很习惯了,所以没有节制,这样子吧,我帮妳舔,舔完了就不会痛了。」

男人低沉的语气像神经毒液,让人脑子发麻,安琪感觉臂膀的伤口被粗糙的舌苔擦过,下一秒居然是用虎牙拉扯着,不能自己,发出小小惊呼。

「好痛!」

男人仍旧残忍的舔着,并没有收手。

「妳很怕痛?」

「嗯。」

「怕痛便是很易感呢!」

安琪使出最后的力气摇头否认,无力逃离的她,只能尽量顺从,希望能让他不再动作。

乖巧的依附并没有得到怜惜,方水人利用体型优势压制着女人。

「不要!」

安琪无力的摆着头,扭着肩头想往前爬离,却被拖回男人身子底下。

「换个方式吧!我还想再利用妳的身体来一次,这一回我会很温柔的让妳昏过去的。」

方水人低哺的语气,相当认真,而又降了几度的音阶,让女人的心脏害怕的揪紧,出于本能抗拒着另一轮疯狂的失神逸乐。

他的温柔绝对是拖延快感,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逼人发狂!

「我昏过了……啊啊啊!」

「不够,我要妳彻底昏死,完全失去意识。」

「饶了我……明天还要上班……」

男人懒得驳回,加快了动作,女人便兵败如山倒,喉头只能发出拔尖的哀鸣。

被按着膝窝,承受着压迫感极大的动作,对手退到摇摇欲坠,再猛地贯穿,咬着自己肯定发红的耳壳,残酷得就像猫咪在逗弄着老鼠玩,快感让安琪浑身酥麻,无法抵抗。

方水人听着不可抑遏的喘息,感觉她的浑身颤抖,不能控制一抹笑意盈眸。

「妳不如妳所说的那么野嘛!」他空着的手抓起一个相框,「是这个拉丁男人摘了妳的樱桃,然后便丢下妳已被开发的可怜身子,置之不理,不再疼爱吗?」

听方水人说得不堪,但方经过情欲洗礼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折磨,安琪埋在枕头里咬唇摇头。

方水人挑起了眉,望向另一张照片,大手伸向女人胸口,恶意的转弄揉拧着。

「那,是这个运动少年啰?」

女人的身子倏地发红。

就算没有正面回答,也和承认无异,方水人莫名的怒火攻心,一时失控,用力咬着女人的肩头。

「你们都是第一次吧?玩得尽兴吗?他能满足妳,给妳快乐,弄到深处吗?」

男人恶意的笑问,猛地撞击,狠狠来回折磨着令他也为之着迷的不规则收缩,被硬撑到极限的窄道。

「混帐……放了我……够了吧你!」安琪再也受不了,豁出去了,放声大喊。

闻言,方水人一凛。

怎么可能足够!

女人的身体被强势的翻转,已经热得快要化掉的内里被粗鲁的摩擦了一圈,像是要烧起来,安琪的眼前迸出白光。

啊啊!她好恨这个淫乱的身体!

「要做就做,不要折磨我了!做完就给我滚出去,这是一夜情,我的床不让人睡!」安琪不顾后果,颤声喝令。

不过,这是她最后的理智了。

方水人和已失去对焦功能的眸子对望,突地完全撤出,而后,独断地贯穿了安琪的身体,逼出了女人灵魂深处的本能嘶吼……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紫紫灰灰,天已蒙蒙亮,微寒的都市晨风摇摆穿透窗帘,抚上了女人的裸肩。

失去意识的人儿,机伶伶的打了个颤。

在她身后,有一个彻夜未眠的男人,再不能控制,出于本心,浅吻了下女人的肩头,而后拉起被子,将她严严密密的包紧。

「小心点,别又生病了,妳一病就很难好。」方水人轻轻地说。

语毕,强收起留恋的多情眼神,男人一咬牙抬起身。

环顾四周,简朴的套房,安琪因为任务需要,而屈就在这个房子里吧!

他明白,他什么都明白,但他必须设计她,和童年时不一样的情境,使得欺骗她变得心痛难当,不过他已没有退路。

「对不起,安琪,我……」

男人又轻又低的言语在空气中飘散,在他离去之后,只留下一室静默。

半晌,在晨曦中,应该昏迷的女人突地启眸,神情不再冷漠沉凝,她着迷地嗅着男人留下的气味,很浅、很浅,柔柔地笑了。

第二章

中午刚过,都市中的污浊恶气让人生不如死,猛地进入冷气房,浑身燥热被倏地降温虽然痛快,可是文明病也由此而生。

但街道上的行人仍旧步伐飞快,深怕继续在太阳下晒,会热到融化成一摊泥。

办公室内凉风徐徐,但待在楼梯间随兴倚墙吸烟的男人却忍受着没有冷气保护的真正温度,企图用气温来解释在他内里肆虐的恋焰。

安琪儿,天使,无论用哪一种形容词,或许都无法诠释安琪对他的重要性和神圣性。

昨夜如野火缠身的肌肤之亲,勾起了潜伏许久的炽烈渴望。

人比想象中来得脆弱,该忘记的事情,一想起就会心痛的事情,会在长久的刻意压制后,真的慢慢被心底的黑洞给吞噬。

他是个没有过去的人,连他如何来到这个世界,怎么长大,在那一场意外之后,为了避免忆起,都已经模糊不清。

一切都是天意,他逃出医院,饥寒交迫的在街头游荡,因为伤口感染发起高烧,昏倒在公园,以为终于要和爸妈、两个妹妹会合时,他居然会被骗徒中的骗徒--爱弥儿所救。

两度徘徊在鬼门关前,他醒来后就决定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亲手制裁欺骗他父亲的诈欺师,让对方品尝被夺走全部人生的痛苦。

他无权哭泣,也失去容身之地,美好的回忆太奢侈,要坚定的活在当下,他得放空一切,用他整个人去容纳只用一根火柴就足以让别人掏出一切,连性幻想都能贡献出来的诈骗技术。

方水人放慢速度,缓缓吹出一口热烟,可都市的焚风还是瞬间就打散了它的形体。

不由自主的苦笑浮上了他俊美但无表情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