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殿

章节7

作者:光泽2019-12-1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听见她负气一般的言语,方水人却无可无不可的一笑。

「如果妳的喜好这么明确,那么正说明了妳是喜欢我的。」

「咳!咳!咳!」

呛到的声音在空气中爆出。

不知男人用什么逻辑推理,为什么会导出这么夸张的结论,安琪被含在口中的水呛到。

她好不容易顺了气,难掩惊讶地问:「我无法理解你,你是外星人吗?」

坐得挺直的男人,从容不迫。

「妳,贾安琪是一个好恶明确的人,我有没有说错?」方水人不答反问。

隐约感觉对方问话的语气不对,但一想起自己刚才的绝对发言,安琪硬气的点了下头。

「对,我的喜欢和讨厌泾渭分明。」

方水人领受一般又点了下头,倾身向前聆听。

「所以如果把妳不爱的酒放在妳面前,就算别人说再贵、再香醇,妳连碰都不会碰一下,对吧?」

安琪这一回咬唇。

她的确如此,从小到大,她不喜欢委屈自己,但她面对男人的言语陷阱,不禁不安了起来。

迎视那双胜券在握的眸,安琪内心反复,可同时奇妙地也兴奋莫名。

「对。」

方水人微微一笑,松了口气,像是个聆听判决的犯人,一副被宣判无罪还以清白,重得自由的模样。

他小心翼翼的伸手覆住了安琪受惊而微颤的手背,有礼的,谦恭的,像是个要什么有什么,但只对她屈膝,在至爱的人面前,再也残暴不起来,一心求爱的男人。

「所以妳愿意跟我走,代表妳在潜意识至少是喜欢我的,否则妳应该会大声呼叫,或报警才对。」

像被电到般,安琪被看穿的心,在那样热切的眸光下猛地一跳。

「你……」她不愿招供,但也找不到话语抵赖。

方水人的强势一眨眼间转为低柔,过于两极,异常地勾魂,催人神迷,使人心醉。

他温柔似水,昨夜的凶猛野兽模样完全不复见,一思及他是不是为了自己而改变,令人费解的同时,也一脚陷溺进了他的温柔乡。

看女人动摇了,不让她有时间忐忑,男人再度轻握她的手。

「我是认真的要追求妳,」方水人诚恳的声音没有半丝虚假,「别问我原因,也别先入为主,认定了一夜情那般的邂逅必然只有欺骗。妳知道吗?我从离开妳家后,妳的身影挥之不去,除了喜欢,除了爱,我想不出有其他可能了:请试着和我交往,或许妳也会发现妳比妳想象中的能够接受我,进而爱上我。」

闻言,彷佛被催眠了一般,安琪的心被对手强烈直接的情感泥流瞬间包围,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

她已失足坠落,她每一次爱上他都是一种必然,一种命中注定。

「你很霸道,也很坏心眼,把我想要用来拒绝的借口都抢先一步说了,这样要我如何能够拒绝你……」臣服在自己巨大的心意之下,女人轻声低喃,心湖撼动。

方水人柔情万千地开口,「那就别拒绝我,别拒绝爱情的到来,打开心门让我进去,接受上帝送来、专属于妳的礼物。」

许久--

安琪闭上眼颔首,不再抗拒这甜蜜的恶魔所提出的甘美诱惑。

无论,他是谁。

第三章

只一周,安琪重新学习到言出必行的真谛。

一切发展如同男人的宣言,安琪被强烈的追求着,爱慕者从不在意他的痴迷外放,霸道的疼着、宠着、爱着她。

方水人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他散发出成熟男性的费洛蒙,举手投足间充满自信,每当他提起在投资不动产方面,更是有着不容小看的专业风采,而这备受礼遇的天之骄子只为她倾倒,她则对他每一个微笑为之疯狂做为回报。

白天和夜晚,除了工作的八个小时外,男人无微不至,她的身心灵从未有过的充实。

没有理由的顶级热恋进行式,思念得偿本来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幸福到令人发慌、令人不安,安琪不由得长吁。

「我害怕快乐。」女人躺在男人的臂膀中,沙哑的道,埋怨的语气底下,有着更为满足的情感在发酵。

正撩着女人的发,吻着她的后颈的男人浅笑。

「我还会给妳数不尽的快乐,在我们两个人的世界里,一直一直,没有终点。」方水人温柔地道。

安琪被含着水气的温润呼吸吹抚,全身战栗。

「甜言蜜语。」

女人虽然是骂,但是心里却甜丝丝的,她想知道被他呵护在手心,有哪块顽石不会融化,又有哪个女人不会沉沦。

方水人不同意的轻咬,但没有伤着她,除了第一次,他再不狂乱。

「都是妳害的。」

这话一出,安琪霍地转身,虽是赤裸,但在他怀里没天没夜的相爱,某种情爱后的羞耻心早就淡到不能再淡。

「我害的?」安琪笑问。

女人一脸「你敢答是,就非要你好看」的狠劲。

男人不知死活,勾舔着女人的唇。

「妳害我心里好甜,甜到溢出来变成甜言蜜语,一样甜死妳。」方水人坏心眼的道。

安琪强板着的脸瞬间就红了,全身发抖,想找个地方躲起来,逃避男人的甜蜜攻击。

很可惜,男人抱得死紧。

安琪作势一瞪。「你不会害羞,我还替你害臊,这种丢脸又下流的话,你到底从哪里学来的?」

方水人不以为忤。「这种事不用学,因为妳而引发的自然化学反应,一点也不下流,一点也不丢脸,我想让妳明白我有多快乐。」

「你……不要脸。」

安琪无言以对,对方灼灼发光难以逼视,让她的心里又甜……又苦。

不知道女人怎么想,方水人爱怜的吻着安琪的额头。

「一天多过一天,我好爱妳。」

灵魂因为他的一句话而飞离现实,安琪已然昏醉,她半瞇着眼看着方水人因为不停吐诉爱意而滚动的喉结,出现一种难以言喻的冲动。

她多么想把它咬下来!

因为未来如果不能再碰触这儿,她一定会疯的,她笃定知道自己一定会疯的!

她要他,所以他非得是她的,生是她的,死也是她的,就算灰飞烟灭,化成另一种生物,他都是她的!

她不再只是个会哭泣的小女孩,她要束缚这个男人,用自己的自由当代价,在爱着他的同时,她就知道会失去所有,早已不求毫发无缺!

「你说我是不是疯了,我觉得我八成疯了,离死不远。」

千言万语,安琪却只觉得唯有疯和死才能诉说这一刻的感觉。

方水人闻言,拉开了点距离,四目相对。

「既然都爱我爱得要疯快死,」男人神情一转,带点愤怒,「为什么不让我留下来过夜?」

安琪原本糊成一团的脑子,瞬间清醒了一半。

她媚眼如丝,吊着男人的胃口。

半晌--

「你必须证明,直到我相信你的爱坚定不移,我才会留你过夜,睡我的床。」女人理所当然的回绝。

在求爱时就已承诺过,要开始尊重她意志的男人,千金难买早知道,有苦难言。

「那我们再做一次,让妳直接昏倒好了,这样就可以抱着妳直到天明,我好想看妳在我怀里醒来时的模样。」方水人赌气的道。

安琪刮了刮男人的脸颊。

可爱的表现,动摇不了她的坚固意志。

「羞羞脸,我可不喜欢只会黏人的小男孩。」刚被男人电得人事不知,安琪扳回一城。

被接连攻击的男人苦笑,把一旁矮柜上的照片给请下来。

「那妳有和他们一起入睡过吗?一定有吧!差别待遇!」方水人赌狠,十足肯定地说。

安琪瞇细了眼。

这敢情好,他在拷问身家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