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殿

章节10

作者:光泽2019-12-1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妈妈说她是青春期到了,所以开始多愁善感。

如果只是多愁善感,那就好了。

大人不能了解,这种情愫过去不改变,未来怎么改变?!

但当她如此坚信之时,吴子今出现在她的视线范围,那阳光少年好比猛兽如入无人之境,狠狠的践踏她心底每一寸土地,她的世界如同被突来的狂风扫过,天地为之震撼。

她不能呼吸,不上不下,十分困惑,进退两难。

因为时常转学而话题众多,专精足球的少年,英气勃勃还有点天真,迅速的和所有人打成一片,每节下课时间,窗子外都是女生的窃窃私语和如银铃般的笑声。

她慌慌张张只想把自己塞进书里,不去追寻那个身影,她喜欢的是令衍,才不会变心,她才不要喜欢其他的男孩子。

太可怕了,那种失去一切也要义无反顾的预感太可怕了!

正被其他男生吆喝的人却突然停下,反身坐在她前面的位子,当她一抬头和他四目相对的时候,英俊的少年当众倾身吻了她。

心头突如其来的大爆炸,让她不能再否认,那种着迷的感觉,到底以何为名?

完全不像令衍的子今,让她有相同的心动,她不知吃错了什么药,甚至偷偷地藏了他的一根头发。

他不是令衍,他没有令衍的粗中有细,令衍则没有他的轻狂,但子今也逗她开心,让她欢笑。

欢乐重新回到她孤单许久的生命里。

五年前无法流出的眼泪全都溃堤,他也笨拙但温柔地接住了。

新的感动,旧的心情,全都混成一团,但她并不痛苦,清醒就能见到子今的脸,她期待每一天的到来。

但愈快乐的日子,愈不长久,子今的父亲本来就必须时常调职,这一回,距离他转学到她身边才只一个月,新的调职命令就下来了,而且是远调海外,一去不知几年的命令。

她明白,这一去,应该是永别了,和令衍的经验告诉她,没有能够永远不变的事物。

十年前,医学检验科技不如现在发达,在子今离开前一晚,她终于接到等待许久的报告,之后,她偷溜出门,半夜在公园打了公共电话给少年。

气喘吁吁的子今在五分钟后出现,她不给他唠叨的机会,将他拉到不安全但阴暗的地方,压下心中的恐惧,主动的吻了他,将他的手按在胸口。

子今目瞪口呆的表情,她至今不忘,而少年在短暂的失神后,颤抖地将她抱进怀里。

那一夜,感觉得出他已经很小心,但她很痛。

可就算流泪,她却并不后悔,她想记住这个即将消失的少年的一切,同时在他的心里,留下一个永远不会磨灭的痕迹。

那是介于奉献和抢夺之间的行为。

十五岁,女孩少女女人都还分不清的年纪,她在心底尖叫不要走,再也不要分开,也不能留住他。

看着计程车离开的那一瞬间,她的灵魂褪去了稚拙的皮,不论是身体还是心,都彻底变成一个女人。

思绪如幕重播,安琪拖着欢爱后疲软的身体,看起来却相当平静,她将封好的盒子交给眼前的人,仔细吩咐千万小心后,关上房门。

「令衍。」她负着手整个人抵住门,闭上眼,同时低声呼唤才离开不久的男人的名字。

她要兑现承诺,并且请他付出代价。

「女人执着起来,真可怕。」

安琪自言自语,藏不住苦笑,但她很明白,她不会再放过那个男人。

她不后悔,从不后悔。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小隐隐于林,大隐隐于市,想要瞒天过海,最好的办法就是隐身在人海里,这是至理名言。

更何况所有的罪恶都只发生在群体生活里,要有对象下手,最好的办法就是随侍在侧,然后趁着猎物粗心大意,或太过自信而破绽百出的时候,一口吞下他们!

所有人几乎都相信自己不会被骗,但在个个能拿奥斯卡影帝影后的诈欺师面前,他们就像刚出生的小猫,其实没有半点抵抗能力。

一般来说,小额诈欺通常见不得光,但为达目的,搞得人尽皆知,开家公司来掩人耳目也不少见,尤其是愈大金额的诈欺案件,如诈骗保险金、重利型投资诈欺,或是商业融资诈欺,有正当的公司名义,加上一些假造的证明文件,反倒容易成功。

所以明白正在会议室里进行的业务会报,众人口中的标的物和盈亏的真相,自然让人心惊。

名义上的经理,诈骗集团头头的崔玉容,如同专业经理人,神态高雅,落落大方地望着方水人。

她也算阅人无数,但眼前男人数一数二,泛泛之辈望尘莫及,两年来,他每每让她耳目一新。

在有恶魔、天使两位黑色诈欺师肆行诈欺界的乱世里,若不是她有一个够硬的后台,这么强的男人,她只会敬谢不敏。

「水人,你之前提到的那件工作,进度如何?」

方水人十指交错,在内心盘算着要让贾安琪完全相信他编出的故事所需要的数字。

以土地开发案为手段,待吸金达到一定饱和点就宣布倒闭潜逃,先吐点头期金不为过。

「鱼儿快要吞饵了,我需要两百万左右的投资。」男人轻松说道。

但此话一出,群起哗然。

「你口中的投资是平均的得手金额!」

「那个女人有这么大的潜力值得投下这些钱吗?」

「如果无法回收,那你要怎么谢罪?」

看合作多年但最近被新人成就弄得抬不起头来的同伙,崔玉容比了个少安勿躁的手势,众人马上噤口。

「先听听水人解释,」女人不怒自威,「毕竟他的收获往往是最吓人的。」

方水人自信张狂的态度,丝毫不减。

这群诈欺师才真的是理性得吓人啊!

「一赔一百,这个赔率大家觉得如何?」隐藏真实的想法,方水人轻声地道。

男人的言下之意,就是足足有两亿的回收!

众人屏息,崔玉容自不例外,但姜是老的辣,她已猜到了几分。

「那个女人家境小康,本身又有债务,你要说服她私下挪用公司的资产吗?」女人几乎有八成把握的问。

方水人露出赞许的眼神。

果然,这女人很可怕!不过,这才值得成为他的猎物!

「她在家族企业里工作,没有真才实学,却是一个专责盖章的主管,简言之,她清楚公司有多少资产,并且能不经任何人同意的动用它。」男人说得彷佛已闻到金钱的香气。

「你每一次都让我相当惊讶,还以为你只是在吃小菜,没想到你是看上她背后的利益!」总是相当冷然的女人,双眸流露算计的精光。

「在收手前干票大的,也对幕后老板有所交代嘛!」想起未曾露面,组织里五成利得的流向,方水人笑道。

崔玉容笑吟吟。「别说得好像这是最后一票的样子,依你的优秀表现,接下来有案子,我一定找你合作。」

互利互助,之所以能控制这么多诈欺师为她效命,也正是因为她能提出独立作业时代得不到的庞大利益。

男人笑得开心。

他清楚直到这一刻,他才勾动了崔玉容的贪婪。

「那么,我拿得到两百万啰?」方水人问道。

崔玉容点头。「没问题,区区两百万换两亿,没人会拒绝的!」

他肯定不是黑色诈欺师,传闻中的恶徒会吃干抹净,绝不手软,才不会只诈这笔连塞牙缝都不够的金额!

好,就算他是恶魔,只有她一个人控制了人头帐户,他又能如何!

女人开心的表相下自有鬼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