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殿

章节12

作者:光泽2019-12-1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是啊,方水人知道,确实知道,如果他说不知道,那也就不会有人有资格说知道了。

第五章

原本是用完美味的晚餐,然后喝点小酒后,直接回家欢爱,用来终结上班族的星期一症侯群,这样带着点情色香味,成人式的快乐夜晚。

但是女人僵直在大门前,无法言语。

面对着门上被红漆泼上的讨债、欠钱还钱、经济罪犯,还有一些她无法念出的粗鄙字样,安琪如入冰库,全身血液在一秒间凉透。

「天啊!」

女人唯一能够冲出糊成一团脑子的话语震天价响。

也被这突来的一幕吓到的方水人,急忙抱稳了摇摇欲坠的女人。

「安琪,妳振作一点!」她惊慌不安的表情,让他心疼不已。

安琪急得想用衣袖去擦。

但看着蔓延整个楼梯间,并且已经干涸的字样,方水人直接阻止了女人的无益之举。

「安琪,没用的,别激动!」

丢人现眼的字句,指责她花钱如流水,还不出钱来,居然敢借钱根本等于罪犯的指控,就这样暴露在街坊邻居之间。

一想起之后每天要被人指指点点,她就想一头撞死,无法不激动。

「让我擦,我不想被别人知道我借了很多钱!」

人言可畏,众口铄金。

抓准人家丑不外扬的心态,这过逾的举动造成了杀伤力很大的效果。

别人或许不能了解,但方水人绝对能体会被逼债时,能造成多大的精神压力。

一般能够收支平衡的人,金钱只是一种计价交易的工具,但当它变成一个黑洞张牙舞爪时,一块钱都能逼良为娼。

当地狱朝你迎面而来,那是一种你巴不得死掉,连到底欠多少钱都不想面对的可怕情境。

泼上像一样红的漆只是开头,但对于过着安稳平顺生活的人,足以示警。

「好好,乖一点,安琪,我们一起来想办法!」儿时阴暗的回忆冲击了脑海,但方水人柔声地道。

突然,已陷入半惊惶状态的女人发出高频率的尖叫。

「水人,你提过的投资方案!那个能马上拿到钱吧!对不对?」安琪像只受惊的小兽,发出哭音地问。

始终不愿伤害真心所爱之人的男人,瞬间无言。

看男人没有反应,安琪摇晃他的手臂,「水人,你说话啊!」

许久--

「嗯,那个方案,在两天之内就能拿到融资的贷款。」男人闭上眼,违背心意,艰难地说。

女人闻言,绽放一个虚幻的笑。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一天后。

安琪看着手上写着两百万的支票,松了一口大气。

这样一来,事情就解决了!

「水人,真的好谢谢你,不但帮我处理这一切,还先借了我二十万买地的本钱,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想到讨债公司不知还会做出什么事,女人一夜无法入眠,此时全身虚脱,倚在男人身上,发出了浮而不实的叹息。

方水人往沙发一躺,然后拥她入怀,轻吻她的发丝,惹出了个像猫叫的舒服呻吟。

男人陪了女人一夜,她陷入恐惧绝境的模样,让他不能自己。

「小笨蛋,这种时候,不让我帮,妳想找谁帮忙啊?!和我说什么谢,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揽着安琪的腰,方水人柔情地道。

将支票搋在怀里,女人觉得轻飘飘地。

「很长的路?」顺着他的话问,安琪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方水人故意转头,不看就在眼前的终点线。

纵然泰半都是谎言,但他真心希望永恒。

幸福的,无法触及的永恒,是他不该存有的梦。

「嗯,长长的,绵延不断,将我们带往远方的道路,属于我们俩的路。」

男人像在吟唱一般轻诉,女人也陷入了梦境。

属于他们的路,就连入睡也牵着手,由对方镇守自己的心,筑起一个能够安眠的巢,然后孕育着他们的爱……

「不只我们俩,还有我们可爱的孩子才对……」

女人话还没说完,男人突地浑身一僵。

「孩子?什么孩子?」方水人不可置信地问。

安琪柔柔地微笑。「我们要一起走人生路,然后拥有一个家,再生两个孩子,这样才美满啊!」

方水人一时无法反应,虽是笑着,但内心反复。

什么孩子……不能有孩子!

孩子会在父母的一念之间幸或不幸,他不要带孩子来到世上,他负担不起他们的人生!

「孩子的事情再考虑吧!我不想和别人分享妳!」男人找了个理由,魔魅地道。

安琪笑得甜美可人,但内心也有了答案。

在动了负担不起这个念头时,就等于在潜意识里,想要为对方负责,希望对方幸福的渴望。

而这种想望是曾经差点被父母杀死的人,最无法想象的未来。

他的未来他已有安排了吧……女人无法不这么想。

她不由得抱紧了硬撑着笑容的男人的肩膀,将自己也埋进他的胸膛。

「水人,我是你的,不会有任何人能够分去我一丝一毫,为了你而出生,有着能看到你的双眼,在听着你的心跳的同时,我的心也为你而跳,一旦失去了你,我纵使活着也不完整,这样子的我,是没有人能够分享的!」安琪虽然不能够扭转时光,但她会兑现她的承诺。

痛苦的同时甜蜜,明知无法全身而退,方水人感觉被安琪似水柔情的话语给溺毙,但他已不想挣扎,那感动太美好,太难以回绝,他只想永远沉迷。

忽然--

「安琪,我们走吧!」方水人突然说道,表情认真。

安琪扬起迷蒙的眼。「走?走去哪里?三更半夜的!」

方水人兴奋得像个小男孩。

「我们去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像是……」男人咬着嘴唇沉吟,不久,他大笑了起来,「我们到布宜诺艾利斯吧!听人说那里很美,很特别!」

安琪幽然一笑。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二十岁,在对未来充满困惑的那一年,她独自在布宜诺艾利斯旅行一个月,也认识了一个很奇特的男人--里耶。

带着四分之一中国血统的他,迅速让她在人群中发现他的存在。

热情的男人,以全然雄性的眸光能够射穿任何女人的心,定定地凝视她,第一句吐出夹着腔调的中文,便是开门见山的要和她交往。

那时候,她穿着随便,踩着球鞋,坐在一堆精雕细琢、艳丽的拉丁美人中,粗鲁的咬着三明治,对所有事情是既冷漠又愤怒,活脱脱就像个中年失业的死老头一样。

从早到晚都有惑人的探戈乐声,这一秒甩巴掌、下一秒接吻的情绪化人们,老市区的小酒馆,沧桑得像复古影片里的怨妇,不像台北惨白、但一样炽热的乳黄色阳光照耀在天地间,虽有相同盈亏的月,不过在南半球的夜空看不见北极星。

但她的愤世嫉俗并没有因为置身于此而改弦更张,却因为里耶的温柔逐渐融化。

男人的珍惜,不是急着上床的优闲步调,让她从令衍和子今的深水漩涡底慢慢的浮起,换了一口大气。

里耶从不质问她在想谁,想得时常望向远方。

当她哀伤时,他在她耳边唱着热情的拉丁情歌。

枕在他修长的腿上,她约略能够听懂的字句,全是和爱有关的倾诉。

里耶像是爱的化身,他没有要求她,只是待在她的身边,一遍又一遍的唱着情歌,恋慕地爱着她。

他悠扬的歌声,带她穿渡了伤害,找到一个美丽的答案,慢慢的侵入她的心,然后待她发现的时候,他已无所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