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殿

章节15

作者:光泽2019-12-1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一分一秒美得让人叹息。

「里耶。」

「嗯?」

「如果下一秒就是世界末日,你想做什么?」

「现在是午觉时间,不适合想这种严肃的话题啦……」

「我不管……好痒!你好坏!」

女人娇嗔着,想将她搂进怀里,但女人不从,虽然吊床没有多大空间,可他要的是她刚才依偎在他胸膛的娇柔。

眷恋之情漫涌到像是永远不会离开他。

「如果世界末日了,那我想埋在妳身体里和这个世界say good-bye!」

女人的粉脸蓦地红了。

「正经一点!」

「唉,我很认真啊……」

「不准回答有颜色的答案!」

「如果一定要说,」他试图认真一点,「我会去葡萄果园里采一串最漂亮的葡萄,然后慢慢剥皮吃。」

「吃葡萄?」

「对啊!葡萄好吃却很麻烦啊,皮很难剥,平常懒得吃,如果下一秒是世界末日就没啥好忙,最适合优闲的吃葡萄啰!」

「唉,还真是个没意义的最后心愿。」

他眼底余光瞄见她左脚的大拇指,当她说话时不自觉地抖动,很是可爱,但配上她评鉴的语气,就很可恨了。

「妳又要问又要批评,安琪,妳不累啊?」

「真的没意义嘛!」

太爱太爱,所以纵使生气也气不久,他叹了一口大气,「妳怎么会想问这个问题?」

女人扳着手指,思索般皱眉头。

「我看了一本书,内容提到玛雅古文明,在玛雅人的想法里头,时间可以切割成一个又一个的太阳季,每一个太阳季结束时,这个世界便会完全毁灭,然后重生:而现在是第五太阳季,在二○一三年就会结束,没有几年就要到了呢!所以我很好奇,你最后会在哪里,在干什么?」

「妳相信这种末世预言?」她不是那种迷信的人才对。

况且刚过千禧年,电脑既没爆炸,人类也没灭亡,所有的末世预言现在看来都等于笑话,怎么会在此时又想起这种事情。

「呵呵呵……」

女人笑而不答,没有直接肯定,代表她也心存怀疑。

他看着沐在阳光中,在他怀里撒娇的女人。

微微欢喜的暖意爬满他的全身。

「那妳呢?世界末日的时候,打算最后要做什么?」

女人听到那句最后要做什么后,突地露出一个含意很深远,很难了解的笑容。

「我要抱着你的孩子,」安琪毫不犹豫的抬起眼,「然后在毁灭的前一刻闭上眼,告诉自己,我爱得不枉,这一生没有白过!」

闻之能使人醉的甜美嗓音,却让里耶·佛蓝恩怔忡不能言语,搂着怀里的女人,为了可预见的第三次离别几乎心碎。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昏黄的阳光消散,他张开眼,仍是墨一般黑的夜,只有远处未灭的霓虹在闪动。

他选择离开。

在那样坚决不移的信念前,他懦夫般地逃了。

二十岁的她露出了跟十五岁时的她一样的坚毅神情,他却绝对什么都不能留下。

不然能怎么办,有更好的选择吗?

因为无法忍耐贪念而再度接近她,本来就只有离开这个结局。

三番两次让她动心而又抛弃她,安琪因为他而不幸,而他不能再让安琪更不幸。

他不了解安琪为什么那么想要孩子,正如她不明白他是为了什么回到她的身边。

如果这个世界上没了她,他的双眼就可以什么都不用看了;如果这个世界上没了她,那他的耳朵可以直接聋掉。

她是这样的存在,所以他应该、应该好好的呵护她,不让她痛苦的方法,就是永远消失才对。

可惜,天不从人愿。

方水人的思绪又回到过去。

两年前,二○○三年,在又骗光一个诈欺师所有的资产后,正打算潜逃时,一个妖艳至极的女人出现在眼前,动作潇洒。

他知道她是谁。

单双,单氏的第三继承人,藏身在白道的妖魔殿侦十队队长,为所欲为的万魔之王,权势几乎能够倾天覆地。

女人巧笑倩兮,娇滴滴地问:「我该怎么称呼你呢?恶魔?」

方水人并不了解来者是何居心,尤其她是一个令黑暗界居民人心惶惶的家伙,不能等闲视之。

更何况她一开口就道破了他的身分,行骗这么多年,他从未留下任何把柄,更别说证据,也没被逮过,或许连爱弥儿都忘了他的本来面目,这个女人却找出了他的藏身地。

何必让场面更难看。

「单队长,今天什么风把妳吹来?」不需隐藏反倒落了个轻松,方水人坦荡笑问。

见男人不再掩饰,单双吹了声响哨。

「满爽快的嘛!我还以为要花点工夫才能说服你呢!」

方水人心底浮现巨大疑惑,但他并未表露,只是靠着窗台,思考该怎么脱身的同时,附上一枚能使人失去戒心的笑。

他几不可察往脱逃路线荡去的视线里,满是不知名的埋伏。

这下可好,逃是不用考虑了。

「说服我?」不知单双在打什么算盘,但多一分了解,便能少一分伤害。

布下天罗地网的女人,反手撑在距离五公尺以外的沙发椅背,风情万千,眸射精光。

「说服你为我服务啊!」单双天经地义一般地说道。

她就知道这男人不会乖乖就范,但他不可能有机会拒绝她。

方水人眸一瞇。「为妳服务?妳是警察,我是诈欺师,我们之间有什么可以谈得上服务之处?」

老鼠怕猫,冰火不相融,他们是天敌之类的关系,没互相残杀就已经是违反常理,携手合作更是居心可议。

女人歪头不语,吊男人胃口。

半晌--

「如果,」单双笑语的同时,散落了个牛皮纸袋里的内容物,「你是一个平凡的诈欺师,那我也不会需要你,但你是黑色诈欺师,也就是代表你的本事之高,连诈欺师都能欺骗啊!」

方水人不明白她在做什么,视线扫过落在地上的东西。

只一眼,他便失去呼吸能力。

每一张照片中,都有一张脸孔,属于常驻他心头的人儿,而且大半躺在特定男性的怀里。

男人一副风清云淡的样子,但单双有把握,他心中此刻风起云涌。

她抽出一张纸袋里残留的照片,刻意送到男人眼前。

「哟哟哟,虽然是偷拍,可是拍得还不错呢,脸都好清楚,这个男的应该是干阳堂的堂主干歌吧!」女人顿了一会儿,娇笑续道:「咦?你不觉得照片上的女人很眼熟吗?」

方水人反复审视后,微勾起唇,态度优雅从容。

「我不认得这位女士。」

他一句话让单双更加无所谓。

「不认得啊?!」女人话锋一转,冷若冰霜,「那么你肯定不介意我将这些照片送到政风室啰?」

下一秒,她成功的看见男人变脸,暗含威胁的话语接连逸出她娇嫩粉唇。

「哎哟,还是送到八卦媒体好了!」

方水人冷笑。

明眼人前不做暗事,她既然能够直接扣着他所在意的人来此威胁他,绝对摸清了他是谁,他过去的行纵,甚至所有底细。

单氏有这样的能力,单三小姐亦正亦邪也不是新闻,她向来不择手段。

身为现役警察却和黑道大哥牵扯不清,这东西足以让安琪再也无法在警界立足,身败名裂,为了要胁他,单双做出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都不奇怪。

「妳究竟在打什么主意?」方水人……不,游令衍淡问。

单双赞许一般地笑了。

「脑筋很清楚呀,游令衍。」像是证实他所想无误般的特地吟了他的名,「难怪是骗徒中的骗徒,爱弥儿的好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