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殿

章节22

作者:光泽2019-12-1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刚刚推落了一辆车,她还是无所谓。

安琪瞇着眼像是很不享受,却又戒不掉般的抽着烟。

几秒后,爆炸声大作,雳耳欲聋,红色的火光爆冲上天,但是并不持久,来去一眨眼即逝。

她夹着烟,歪着头又吸口,踢踢石头,将废气喷在地面。

她不用动脑,也可以知道那是为了加速,而在改装时安装的几只氧气瓶爆炸了。

不过,不要多久,一阵大浪打上来,所有的残骸都会被海水带走,被吸入深海漩涡里。

消失得连个影子或气味都没有,就像十五年前那件事故的翻版,一切都将被大海掩埋得一乾二净。

她是特地挑选这里的。

回想起过去,烟变得难抽,她踩熄了烟。

一昂首,眼前有个男人衣着狼狈,扶着右手。

从微微的红痕看来,他在刚才坠崖时,肯定擦伤了,但在那样惊险的情况下,没死已是命大!

方水人忽略手臂一阵一阵的抽痛,冷冷凝视着眼前女人。

「妳要放了我?」

一分钟前,在那间不容发之际,他从打开的窗户抓住了悍马车前的保险杆,跑车像从他身上脱落一般落海。

而发现这一点的安琪马上倒车,将整个人悬挂在车头、双脚腾空的他拉回地面。

安琪点点头。「我上司说你是她的内应,要我放了你。」

这么说着的女人,表情说不出是不快或是开心,仍是淡而无味得很,完全放空。

他清楚什么时候会有这种表情,他在镜子里,也在爱弥儿的脸上看过,那是在一整天扮演另一个人后的职业厌恶疲倦。

方水人知道安琪也是黑色诈欺师,但他没料到她也会变成这个模样,这个令人不忍的模样,哀默心痛全面侵袭了他。

「嗯。」

除了应声,他似乎也没话好说。

这是警方的钓鱼圈套,他在戏里只是一个白色诈欺师,所作所为都是为了骗取她的信任,而且不怀疑的接受她所因应的被骗反应而已,除此之外,他什么都不是,也没有立场要求什么。

听见回答,安琪又点了根烟,径自抽了起来。

半晌--

「怎么?还不走?警察快来了!」女人说得极不耐烦。

她虽然做出了误导通报,但为了避免被怀疑其中有诈,她开了警笛,加上两辆车一路狂飙乱闹,迟早会有警察追来。

方水人的双脚像是生了根。

他不能死,是因为他不想让她从尸身上追出他是谁,但看着她的陌生,他却无法释怀。

她曾在方水人怀里,轻声细语、撒野骄蛮、温柔多情,在情热时,叫唤着他的名字。

如今烟消云散。

说不清是不甘心或是怎么的情绪在催着他开口。

「妳,」方水人咽了下口水,「没对我有任何感情吗?」

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话语,安琪的神情变了,脸上露出满含讥诮的冷笑。

那爱到要死要活的完全热恋状态,为的是骗过崔玉容派来监视他的人。

「你好歹也是个白色诈欺师,会搞不清也是同行的红色诈欺师擅长使用什么手段吗?」女人冷讽。

他以深情骗之,她也以相同的骗术回报,冰冷的言语如锤,重击了方水人的灵魂,他虚弱得几乎不能站立,连心跳都会发痛。

但理智告诉他,这是最好的结局。

「那么,我们应该再也不会相见了。」方水人内心艰难,但平心静气,脸上无波地道。

安琪回以一个浅笑。「是啊,不会再见,只要你不再行骗,那我们就不会再见面了。」

天使只狩猎诈欺师,方水人再清楚不过。

他点了下头,眸子里不是闇黑,而是根本没有光彩。

「我不会再骗人了。」方水人从未说谎说得如此心如刀割。

很久很久以前,他骗她吃东西时,他觉得自己像个骑士,为了她能够不顾一切的骑士。

但今天,他体认到身为一个守护骑士,只能眼睁睁看着公主向下坠落是如何的苦涩。

可是他的双手沾满了脏污,甚至不配被称为人,早已失去站在她身边的任何资格了。

只是最后的最后--

「再见了,天使。」方水人强颜欢笑的说。

安琪没有看他一眼,挥了挥手代替道别。

方水人咬紧牙开,转过身,拖着脚步离去,头也不回。

许久--

男人已完全消失在视线范围外。

安琪仰起头,望着晴空,悠长叹息。

「令衍,我不是要你不可以再骗人了吗?」

轻柔的语气飘散在风中,但她也知道,他听不见。

她不能戳破他全力维持的谎言泡泡。

当一个男人用了这么深的感情,情愿永远消失也不要她不幸的爱着一个女人,若不想无视他的心意,那个女人除了装傻,还能做什么呢?

第十章

失去交通工具,为掩人耳目,方水人回到暂时居所时已近半夜。

他烦躁的抽出了大行李袋,将一些必需的工具和衣服塞了进去,接着,右手用力一扯,再也不用骗人,他不管这个动作会如何伤害他的皮肤,硬拔下了易容用的面具。

黑暗的屋子里,只有户外的街灯闪烁,他的五官虽然不清,但明显和那张脸皮是两个世界。

按着眉头,方水人……不,游令衍失去了语言能力,他原本已空无一物的胸腔,爆炸般的疼痛,就算紧接着是世界末日,他也不可能会更痛了。

「一切都结束,完完全全的结束了。」

「谁说的?」

清凛的女声紧接着响起,游令衍绷紧神经,猛地回头。

他循声望去,在阴影之中,一个女人的曼妙身影渐渐浮出,接着啪一声,全室大放光明。

突来的亮光让人刺目,但游令衍并没有合眼,戒慎以对。

接收到那灼烈烫人的眸光,原本隐身暗处的单双甜柔一笑。

「谁说结束了?」她问得风清云淡,语意却不简单。

游令衍冷笑了一声。

他不认为已到了这个地步,他还需要再听命于眼前女人,拿安琪当把柄威胁了他两年的女人。

「我都已经如此忍气吞声,妳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游令衍低声咆哮,有如一只受伤的野兽。

清脆的笑声因为这话而在空间中回荡着,单双的心情的确满足。

「你这话倒是,」女人微顿,奉上鼓励的笑脸,男人撇脸不看,「明明逮到了害死自己全家人的诈欺师韩露露,原本想彻底让对方尝尝自己曾受过的痛苦,却因为本小姐,而仅仅设计对方暴露了背后正主儿的犯罪行迹,了不起关个几年就能罪罚相抵,不痛快的是你,我是没有什么好不满足的……」

女人刻意的玩笑语气,让男人爆出了怒吼。

「既然满足了,就给我滚!」游令衍不知道单双来打落水狗是何居心。

「哟哟哟,动大气了耶,」单双媚眸骨碌碌一转,「我是特地来送回礼的耶!论起你为我牺牲了这么……」

「不要往脸上贴金,我并不是为了妳!」

打从十岁之后就没有失控过,但游令衍此时失去了从容以对的能力。

身体的伤永远比不过心上的伤,一旦疼了,能使人失去理智,几欲癫狂。

男人的无礼回应,并没有让单双坏了好心情,事实上,他愈是如此,她就愈有乐趣。

一感觉此,她素手一扬,遥控了视听器材,原本打算忽视她恶趣举动的男人,却在余光扫及时,倒抽了一口大气。

暂停的萤幕上有他在六个小时前分别的女人!

硬忍下心头的震撼,游令衍回头。

「妳……又在想什么?!」

单双倩笑艳绝,心情大好。

滋味真是太美妙、太愉快了,抓住了一个人的弱点,然后彻彻底底的操作运用,帮自己杀出一条血路,让她能够向着目的地一步一步走去。